卡片戰鬥先導者 overDress 官方讀物網站

小説

Novel
庫雷群雄譚(CROSS EPIC)

第3章 閃耀著光芒的墓碑

作者:鷹羽知  原作:伊藤彰  監修:中村聰

第3章 第9話 小朋友和大人

 在哈特璐璐的帶領下,羅洛瓦他們走進了「糖果世界」。
 沒走兩三步,一切都令他們驚訝得走不動。
「哇……」
 一切都像是夢境,而且是那種發燒的時候做的迷夢。
 這裡的一切景色都像是用鮮豔的彩色顏料塗成,不像是真實的物件。
 白色、藍色和粉紅色的棉花糖漂浮在明亮的螢光綠天篷上. 低頭看地面,桃子汽水形成的小溪流淌著,發出噼嚦啪啦的響聲。
 岸上長著一簇簇五顏六色的軟糖花朵,透明的漿果撲通一聲掉進小溪,便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留下一串蘇打水泡泡。
 高高的莖稈長在軟糖花叢旁。遠看還以為是長滿瓜子的向日葵,但走近一看,才發現是五顏六色的大理石巧克力密密麻麻地生長在上面。
 羅洛瓦望向的地方,一顆種子輕輕落在地上,彈了幾下,發出了清脆的聲音。那竟然是顆閃閃發光的琥珀糖。
 天上地上,眼中映出的一切都是甜蜜蜜的糖果。
「這都是……人造的吧?」
 羅洛瓦輕聲自言自語道。
「人造能這麼逼真嗎?」
 拉迪莉娜的語氣中也充滿了難以置信。
「人造?開玩笑!」  
 哈特璐璐像是牽線木偶一樣高高舉起雙手,高大身軀上的腦袋機械地朝下轉動,俯視著拉迪莉娜。
「這裡的一切都是夢境一般的現實。大人女人,別害怕,別哭叫,一起來吧。你們無論如何都無法逃走。」
「……能不能不要每句話都搞這麼嚇人啊。」
「嗯嗯?」
「哈?」
 拉迪莉娜和哈特璐璐之間的氣氛逐漸緊張,但突然傳來了一陣歡快的旋律。
「什麼人在唱歌嗎……?」
 羅洛瓦向那邊望去,只見一艘奶油鬆餅小船在桃子汽水小溪上向他們駛來。乘在船上的毛絨玩具們唱著一首快樂的舞曲。

 好快樂 好害羞 奇奇怪怪波爾卡
 好可以 好神奇 奇奇怪怪波爾卡
 
 糖果世界 打開大門
 小朋友的世界 打開大門

 這裡的大家
 都最喜歡小朋友
 巧克力 糖果 果凍 餅乾
 還有汽水小河流淌

 這裡的大家
 把大人嚇得紛紛摔跟頭
 假哭牛軋糖 嘔吐奶油膏
 爆炸爆米花 漂浮泡泡糖
 
 好快樂 好害羞 奇奇怪怪波爾卡
 好可以 好神奇 奇奇怪怪波爾卡
 
 
 鬆餅船在羅洛瓦一行人面前停了下來,放下了板裝巧克力的登陸板。
 艾娃撲通一下跳了上去,乘到了船上。
「我今天絕對要揭露哈特璐璐的秘密!」
 下一個上船的是哈特璐璐,他笑瞇瞇的眼睛擠成了一條細線。
「嗯嗯,我很期待呢,小艾娃!」
 羅洛瓦最後登船後,聽到艾娃尖尖的聲音從船頭傳來。
「出發——!」
 出發——! 玩具們紛紛回應。
 泰迪熊緹緹清了清嗓子,站到甲板上。它手握迷你麥克風,做了個偶像的手勢,華麗地在原地轉了一圈。
「接下來就由我介紹吧!首先我再自我介紹一下,我就是這裡糖果世界的頭頭,緹緹!柔軟可愛的泰迪熊緹緹!」
「緹緹——!」
 艾娃和哈特璐璐歡呼雀躍,納丘納丘則發出了噓聲。羅洛瓦一行人不知該作何反應,便掛著尷尬的表情看著緹緹。
「來來,鼓掌鼓掌!」
 稀稀落落的掌聲在船上迴盪。
「謝謝大家——!那請各位向前看!」
 小船經過軟糖和大理石巧克力的茂叢,進入了一片矮樹稀疏的林地。
「這一帶叫做作材物圓——」
「收集『材料』的地方!」
 艾娃高聲叫嚷起來,把她那本「交換日記」攤開在甲板上。 
「說得對,艾娃!」
「哼哼!艾娃可是小天才!」
 她在日記上的塗鴉似乎是這一帶的地圖。
 那幅畫實在是過於粗糙,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是地圖。
 頁面中央用綠色的蠟筆亂糟糟地塗了一片實心區域,中間有一條粉紅色的線,大概是代表汽水小溪,但剩下的文字和符號都像是閉著眼睛亂畫的。
「探險咯!探險咯!」
 艾娃拿起蠟筆,在粉紅色的線條上又加了一個黃色的圓圈,在旁邊歪歪扭扭地寫了個「軟」字。或許指的是這條鬆餅船吧。
 哈特璐璐和納丘納丘一人一嘴地稱讚起來:「畫得真好!」
 緹緹似乎注意到什麼,突然「啊!」地叫了起來。
「快快,大家看那邊!」
 眾人把目光轉向河岸,看到一群水母像夏天河上的螢火蟲一樣漂浮在乾草上。牠們長長的觸鬚像麥芽糖拉出糖絲一樣拖在身後。
「那是瓊脂水母哦。漂亮吧!」
 這個奇妙的景象幾乎讓人聯想到溫暖的淺海,但當然並非真的在海裡。這裡可是陸地上,不該是水母能隨便漂浮的地方啊。
 所以這是什麼?
 水母們當然聽不見羅洛瓦在內心中暗暗發問,拖著牠們像是光帶一樣的觸鬚從岸邊飄過。
 飄過小船時,響起叮鈴鈴一陣聲音,彷彿幾片薄薄的雲母片碰在一起。水母的觸鬚紛紛脫落,掉在乾草堆上。
 緹緹拿起了迷你麥克風。
「這些掉下來的觸手曬乾磨成粉,就是水母瓊脂啦。放進果汁裡凝固起來,就能做出果凍哦!」
「吸溜。」
 艾娃吞下了快要溢出來的口水。
 灌木叢搖了搖,鑽出了一隻不一樣的動物:牠長著潔白蓬鬆的皮毛,長長的脖子和又大又水靈的眼睛。
「這是砂糖羊駝哦!」
「羊駝能做成糖嗎?」
 羅洛瓦忍不住問道。
 他知道的羊駝只能把毛割下來做衣服。羊駝毛產品非常昂貴,羅洛瓦自然買不起,但據說生活在寒冷氣候裡的人非常喜歡。
 但再怎麼也沒聽過用羊駝毛做糖的。
 「當然啦!」緹緹回答。
「砂糖羊駝的毛可以抽到像纖維一樣細,然後就變成高級的砂糖咯!我們也有用砂糖番茄啊砂糖椰子啊之類的做的糖,但想要沒有雜味的糖,還是得用砂糖羊駝!」
「原來是這樣啊。」
 但從船上的距離來看,似乎和繪本上的白色羊駝一點差別都沒有。
 費勁瞪了半天,羅洛瓦終於看清砂糖羊駝的皮毛上有著粉紅色和黃色的小顆粒。
 緹緹似乎也注意到了,「呃……」地抱怨了一聲。
「毛都結成糖豆了……飼養員又偷懶不好好剪毛了。看我之後不好好收拾他!」 
 旁邊的拉迪莉娜望向另一邊。
「所以那邊的褐色羊駝上就會產紅糖嗎?」
 在她指著的方向,距離白色的砂糖羊駝不遠處,兩隻褐色的羊駝在一起吃草。
「沒錯沒錯,非常正確!這些最適合用來做餅乾和布朗尼了。啊,快看那邊!」
 稀疏叢林中現出了一塊米白色的大石頭。從其方向傳來「咣當咣當咣當」的聲音,似乎正在施工。
「難道那也是糖果材料?」
「沒錯!那是小麥岩,可以從上面刮下來小麥粉哦!小麥粉可是必不可缺的材料呢。」
 緹緹理所當然地說。羅洛瓦直接放棄了質疑。
 當然,常識中的石頭不可能可食用……但在這個神奇的國度常識顯然不頂用。
 這時,船頭突然傳來了幾乎能把人的耳膜從左到右穿透的高叫聲。
「啊啊啊——!」
 艾娃突然噠噠地跑了起來,握住船側的欄桿,半個身子探了出去。
「艾娃要下船!艾娃要去那邊!」
 她雙眼閃著金光,向著樹木叢生的對岸比劃。
 羅洛瓦匆忙抱住了艾娃,她才沒從船邊掉下去。
「哎,艾娃!小心,別摔下去啊!」
「下——船——!」
「慢點慢點慢點!」
 拉迪莉娜也加入進來,但艾娃掙扎得像一條活魚,根本無法制服。
 這樣下去,她真的要直接跳進汽水小溪了!
 緹緹在拚命掙扎的艾娃邊上蹦蹦跳跳地哄著她。  
「滿、滿舵——!看,小艾娃!馬上就能下船了,別急!別急啦!」
 鬆餅小船滿舵右拐,停在岸邊。
 那裡的樹木像熱帶雨林一樣高大。當然,那些也不是普通的樹:樹枝是巧克力做的,樹葉也是薄薄的貓舌餅乾。
 蝴蝶在茂密交錯的枝葉間翩翩飛舞。
「!」
 艾娃的眼中一亮。
 她猛地跳下船來,從厚重的衣服裡拿出一張捕蟲網。
「別跑——!」
 她三步並兩步地朝著蝴蝶撲去,揮舞著手裡的捕蟲網。
「嘿!呀!喝!」
 她絆了一跤,倒在地上翻了個跟頭,終於才抓到一隻了。頭髮裡滿是樹葉的艾娃臉色一亮。
「抓到啦——!」
 艾娃手裡捏著蝴蝶,又高興地跑了回來。她把手裡的蝴蝶伸到了羅洛瓦面前,像是向著飼主展示獵物的小貓一樣。
「你看!我抓到了呢!你看你看!」
「啊,真厲害。真漂亮。」
 她手中的蝴蝶長著熱帶蝴蝶特有的亮藍色翅膀,圓圓的身體顯得頗為肥胖。羅洛瓦從沒見過這個品種的蝴蝶,想必和這裡的其他東西一樣,都是糖果世界特有的吧。
 羅洛瓦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艾娃原來還喜歡蝴蝶啊,真好。」
「嘿嘿,沒有啦沒有啦。」
 艾娃害羞地笑了。
 實話實說,他沒想到原來艾娃還會喜歡這種東西。但光從樣子上來說,天真爛漫的艾娃和漂亮的蝴蝶確實般配。
 如果她一輩子不對煌結晶產生興趣,而是只喜歡糖果、花朵和蝴蝶的話,就不會製造出那時那樣的人間地獄了吧。
 羅洛瓦越想越遠,同時連連點頭。
「喜歡蝴蝶的不是艾娃!」
 刺拉。
 玩具被輕鬆撕爛的聲音響起,艾娃毫不猶豫地撕下了蝴蝶的翅膀。
「……哎?」
 刺拉,刺拉。
 她捏住手裡拚死掙扎的蝴蝶,精心地把四片翅膀全部撕了下來,把蜷縮著的身軀收進了小袋裡。
 她臉上掛著的笑容天真依舊,視線投向了還在空中飛舞著的其他蝴蝶。
「好,抓下一隻咯!」
 她又高興地跑了出去,朝著蝴蝶亂揮起捕蟲網。
「嘿!呀!喝!」
「哎……哎?」
 撕下的四片翅膀仍留在目瞪口呆的羅洛瓦手中。
 他感到背後冷汗直流。
 難道艾娃殘忍的本性——就像她在通利折磨眾人那樣——又體現出來了嗎。羅洛瓦寧願相信並非如此。
「……!」
 他求助似地回頭看了看身後的緹緹。
「呵呵,嚇到你了?」
 緹緹臉上掛著惡作劇成功般的笑容,似乎為嚇到大人感到非常開心。
「那是堅果蝴蝶。身體是香甜可口的堅果做的哦。」
「哦、哦……所以艾娃撕掉它們的翅膀是為了做成堅果嗎?」
「對!翅膀毛茸茸的,一點都不好吃呢。」
「原來是這樣啊……」
 羅洛瓦鬆了一口氣。
 為滿足虐待欲撕掉翅膀,和為處理成食品而撕掉翅膀性質截然不同。大多數生命都需要奪取其他生命才能生存,殘忍固然殘忍,但大自然的規律是如此。
 在陷入沉思的羅洛瓦一側的緹緹卻似乎有些不解,用毛茸茸的手托腮思考了起來:「但是……嗯……」
「小艾娃不喜歡堅果,要說堅果的話……嗯……」
「有什麼在意的事情嗎?」
 羅洛瓦和緹緹交談時,艾娃抓到了一隻又一隻的堅果蝴蝶,小袋裡的堅果肉眼可見地越來越多。
「嘿!」
 艾娃追著下一隻蝴蝶,穿過巧克力樹叢,跑上了一座豆包形狀的小山。
 她一口氣跑上了這座三公尺來高的小山,揮動起她的捕蟲網時,小山突然立了起來。
 小山拂去身上的巧克力樹葉顯露身形:那乃是一隻大概有五米多高的怪獸。
「……?」
 它頭上頂著艾娃,睡眼惺忪地搖了搖頭,似乎還沒理解發生了什麼事。
「布雷必羅斯!」
 哈特璐璐、緹緹和納丘納丘齊聲叫了起來。
 他們紛紛跑了出去,但根本來不及。
「啊,啊!」
 艾娃在怪獸的頭頂上失去了平衡,像個球一樣咕嚕咕嚕地滾了起來,從五米高的頭頂摔了下來。
 要摔到地上了!
 所有人一同陷入了恐懼,但就在這時。
 一道黑影比眨眼更快的速度朝艾娃衝去。
 下一瞬間,奧布斯克迪特不知從那裡現身,一把抓住了艾娃的腳踝,讓她懸在半空中。
 避免摔在地上的艾娃在半空中搖曳著,一邊無憂無慮地叫了起來。
「哇,是小奧布!」
「……」
 奧布斯克迪特瞇起了眼睛,默默看著艾娃,最終漫不經心地鬆開了手。
「咕呃。」
 艾娃像化掉的雪人一樣癱在地上。
 在這時,羅洛瓦他們終於才跑到了事發現場。
 對大人態度極度冷淡的哈特璐璐,這次卻點了點頭,表現出了佩服的樣子。
「真不愧是監護人。」
「奧布斯克迪特,您什麼時候來的?」
 在這之前的路上,這人一次都沒現身過。但在艾娃遇到危機的一瞬間便現出身形,簡直比魔術還離奇。
 奧布斯克迪特直截了當地回答。
「……一直在。」
「一直?」
「從你們離開家那一刻起。」
「呃……也就是說?從我們見到哈特璐璐,乘上船,下船……一直在?」
「是。」
 這麼大的個頭是怎麼一直藏起來的……?
 在佩服之前先感到的是恐懼。
「你們暗影騎士團難道都是這樣?莫達利翁好像類似,陰森森的氣氛真夠像的。」
 拉迪莉娜一臉嫌棄。
「秘密行動是情報工作的基礎。」
「現在也沒必要秘密行動吧。給我們嚇得夠嗆。」
「……」
 奧布斯克迪特似乎覺得沒有必要再說下去,陷入了沉默。
 拉迪莉娜厭惡地聳了聳肩。考慮到這個人的性格,她也明白再和他爭論下去也沒有意義。 
 緊接著,一陣震天動地的腳步聲接近了他們。
 艾娃籠罩在其巨大的陰影之下。
「啵啵啵,小艾娃,小艾娃,對不起!」
 聲音的主人是一個大概五米多高的軟樹脂玩具怪物——大到這個份上,已經很難說還能不能稱之為玩具了。
 它的身體是黑色的,凹凸不平,長著一條粗大的尾巴,上面還帶著一列刺。它的大嘴張開,嘴裡長著鋒利的獠牙,似乎能咬斷任何東西。
 到此為止,它簡直就是標準的小朋友都喜歡的那種怪獸玩具,問題就在於,並非到此為止。
 它面前挺著巨大的啤酒肚,讓人不禁懷疑是不是肚子裡藏著幾個酒桶。
 這是個肥胖的怪獸。
「我沒事啦——!」
 艾娃猛地跳起來,「耶!」地一聲舉起了雙手。
「啵啵,那就好……」
 如釋重負的肥胖怪獸把短小的手臂放在挺起的肚皮上,深深呼出一口氣。
 它噴出的熱氣滾燙得幾乎令人燒傷,周圍立刻籠罩在了一片熱浪之中,彷彿周圍有人點起了篝火。
「燙燙燙!」
「好燙!」
 羅洛瓦和拉迪莉娜也紛紛熱得直撲騰。
「啵啵,對、對不起……唔咕。」
 它一邊說著話一邊釋放著更多熱氣,直到緹緹攀爬到了怪獸身上,用小小的身軀堵住了它的嘴。
「降溫!降溫!聽到了沒?」
「咕咕……」
 緹緹看著肥胖怪獸終於平靜下來,才一躍落到了地上,用毛茸茸的手指向了怪獸。
「這個玩具怪獸叫布雷必羅斯。唉呀,布雷必羅斯,你怎麼搞的!」
「啵啵,對、對不起……」
 布雷必羅斯轉向羅洛瓦一行人,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啵啵啵,初次見面。我叫,布雷必羅斯!」
 它口中噴出一股摻雜著煤灰味的氣息。
 熱風吹著羅洛瓦的頭髮,但他也禮貌地回鞠了一躬。
「初次見面,布雷必羅斯。我叫羅洛瓦。」
「羅洛瓦……真是個好聽的名字。我叫布雷必羅斯……是小艾娃起給我的名字。啵啵啵,這個名字很帥吧?」
「哼哼!」
 艾娃自豪地把手放在穿得毛茸茸的胸前。
「說到咱們這裡玩具的名字,大家的名字最初都有最配得上自己的名字呢。不過,那名字只是暫時的。被小朋友叫出名字後,玩具才會獲得真正的名字。布雷必羅斯 自打出生一直在這裡負責給曲奇烤爐燒火,所以沒有真正的名字。」
 緹緹補充道。
「嘿嘿!所以艾娃才給他起了名字哦!喜歡吃堅果的火焰怪獸——布雷必羅斯!」
「堅果?」
 聽到這個詞,布雷必羅斯塗成了黃色的眼睛一下點亮了。
 緹緹則毫不留情地斥責:
「真是的,都說了沒有堅果!快點回曲奇烤爐去!你不在,大家怎麼烤曲奇呀?」
「啵啵啵,堅果……」
 布雷必羅斯龐大的身軀沮喪地縮了起來,艾娃則氣勢洶洶地舉起手來。
「有堅果哦!艾娃給布雷必羅斯帶堅果來了!」
「堅果?」
 艾娃取出了帶著的小袋,解開上面的皮繩結,裡面滿滿盡是撕掉了翅膀的堅果蝴蝶。
「想要嗎?」
「啵啵,想要!堅果,想要!」
「那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知道……知道!」
 布雷必羅斯幾乎超音速地飛快點起頭來,他的眼中燃起了熊熊鬥志。
「那我上啦——!」
「啵啵啵!堅果——!」
 艾娃抓起幾粒堅果,手臂朝後積蓄力量。
「哈——!」
 她以漂亮的姿態把堅果投了出去,但對軌道完全沒有控制,投向了離布雷必羅斯右側上空。
「哎呀呀……」
 這一投完全砸了,羅洛瓦一行人紛紛嘆氣。
 然而……
「啵啵啵!啵啵啵!」
 布雷必羅斯鼻孔裡冒著煙,狂奔不止。他敏捷的動作與他肥碩的身軀格格不入。
「啵——!」
 他高高跳起,像子彈一樣飛到半空中,在堅果落地之前一口吞下。
「哦哦!」
 周圍響起一片欽佩的聲音,和稀稀落落的掌聲。
 接下來的第二投和第三投,堅果也紛紛朝著詭異的方向飛了出去,但全部被布雷必羅斯完美地接住吃掉了。
「沒有啦!」
 艾娃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小袋子。
「啵……」
 布雷必羅斯誇張又沮喪地坐在地上。
「喂!」
 緹緹斥責道。
「唉呀,小艾娃!這傢伙原本還又瘦又帥,你這麼餵他,都變成小胖墩了!」
「嘟……」
 艾娃嘟起了嘴。
「在這之後——」
 緹緹還想要接著訓她,納丘納丘卻插嘴:
「哎哎哎,作為創造了布雷必羅斯的玩具負責人我可得說兩句。小胖墩又怎麼了?比起瘦成桿的怪獸,胖一點的怪獸才更能噴火啊!這怎麼能怪小艾娃呢!」
「沒錯沒錯!怎麼能怪我啊!」
「沒錯沒錯!不怪小艾娃!」
 艾娃和布雷必羅斯紛紛揮起拳來給他加油鼓勁。
「小胖墩不可愛!」
 緹緹反駁。
「可愛!」
 艾娃叫嚷著。
「小胖墩對身體不好!」
 緹緹反駁。
「他剛剛還能那麼蹦蹦跳跳,哪裡不好了!」
 艾娃叫嚷著。
 「呃……」緹緹駁不過,嘟囔了起來,最後像是放棄了一樣攤開了毛茸茸的雙手。
「行吧行吧。」
 這時傳來一聲巨大的腸鳴,幾乎蓋過了它的聲音。
 眾人的視線紛紛望向布雷必羅斯巨大的肚子。布雷必羅斯害羞地搔了搔頭:「啵啵啵……」
 緹緹把手插在腰上,視線投向了羅洛瓦他們。
「那你們大人也幫忙餵餵布雷必羅斯。反正多吃點,曲奇烤爐的火力也會變大……大概。」
 緹緹無奈地嘆了口氣。看來它雖然長得可愛,但工作上的煩惱也不少。
「但這周圍已經沒有堅果蝴蝶了。」
 拉迪莉娜朝四周看了看。
「布雷必羅斯不光能吃堅果,他什麼都能吃呢!」
 艾娃大聲地回答。
「沒錯,有次他差點把自己的尾巴都吃下去了。」
「都不用差點,他總有天真的要把自己吃下去。害得人天天擔心。」  
 羅洛瓦他們從周圍的各種植物上摘下果實,挑選看似能吃的丟進了布雷必羅斯的嘴裡。
 果汁果、蹦蹦巧克力果、雪球果。布雷必羅斯把這些各種看起來都非常美味的果實紛紛吞立進肚子裡。
「這個……是什麼啊?」
 羅洛瓦的手朝著矮樹上的一顆果子伸去。
 那顆果實淡淡的淺藍色外皮形狀像切割過的寶石。輕輕一碰,就像清晨的清水一樣涼爽。
 緹緹及時地跑來,提醒道:
「啊,別給他吃冰糕果!布雷必羅斯不喜歡冷的東西。」
「這是冰糕啊……」
「嗯!汽水味的冰糕水果哦。」
 羅洛瓦感嘆著,收回了伸出的手。
 汽水冰淇淋水果附近還長著梨子形狀的黃色果實。也不知道是檸檬口味的冰淇淋還是香蕉口味的冰沙。
「布雷必羅斯不喜歡冷的東西,是因為他是噴火的怪獸嗎?」
 聽到羅洛瓦發問,緹緹緩緩地搖了搖頭。
「不是,因為他有蟲牙。吃涼的會牙疼。」
 在遠處摘著果子的納丘納丘回過頭來,露出了堅固的牙齒。
「他一直躲著牙醫。真傻!」
「牙醫!?」
 布雷必羅斯驚得跳了起來,環顧四周。周圍的地面都被他震得晃個不停。
「牙醫來了?!」
 艾娃惡作劇地張開雙手,模仿牙醫拿著鑽頭的樣子。
「來了來了!牙醫來抓壞孩子佈雷必羅斯去拔牙咯!鑽頭嗡嗡響!」
「不要啊——!不要牙醫!牙醫好可怕——!」
 布雷必羅斯一下躥起,瘋跑起來,連周圍的樹木都被他帶倒了。考慮到體型,他的速度快得讓人難以置信。
 緹緹慌忙撥開樹叢,朝著布雷必羅斯逃去的方向喊道:
「傻子,你走了誰去烤曲奇啊!快回來——!快回來啊——!」
 然而,沒有任何回應,只有一縷風咻地吹過。
 「哎呀哎呀。」納丘納丘感嘆道。
「布雷必羅斯這傢伙,只要聽說牙醫來了,跑得比誰都快。時不時甚至跑到我們玩具世界來。」
「哎呀真是的!……估計餓了就自己回來了吧……」
 緹緹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納丘納丘拍了拍它的肩膀。
「謝啦……」
 緹緹慢悠悠地抬起頭,慢慢地向旁邊走了幾步。在那裡,它分開了像簾子一樣垂在一行人面前的蔓草。
「總之,這裡就是哈特璐璐快樂玩具的招牌商品——飛行曲奇的工場……」
 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個開放式烹飪區。
 裡面有五個大工作台和二十多個石頭烤爐。無所事事的玩具們閒散地靠在工作台上。
「布雷必羅斯跑了,所以今天沒辦法開工咯。」
 緹緹又嘆口氣,聳了聳肩。
「但還是歡迎大家試吃啦!來來,吃吃看!」
 再往裡走是個磚砌的倉庫,打開門,裡面堆放著整整齊齊的盒裝曲奇。
 光亮的藍色包裝紙上印有金箔的飛行曲奇。盒子的設計非常時尚,幾乎可以用來當首飾盒。
「來來,請!」
 緹緹把盒裝曲奇遞給眾人,艾娃立刻胡亂地撕開了包裝紙。
 羅洛瓦也拆開了包裝,取出了其中像首飾盒一樣的曲奇罐。裡面想必放著的是配得上包裝的高級曲奇,他便毫不猶豫地打開了罐蓋。
 他還來不及看清裡面有什麼,東西就像子彈一樣飛了出來。它咻的一聲輕輕擦過羅洛瓦的臉頰,一瞬間便飛到了他的身後。
「——!」
 羅洛瓦輕輕摸了摸自己的臉,發現留下了一道傷痕。
 他驚愕地轉過身來,看到那個神秘的黑影在房間裡咻咻地飛來飛去。
「哎、什、什麼東西?!」
 緹緹無奈地抱起雙臂:「哎,你這人……」
「都說了這是飛行曲奇了啊?這麼不注意的話它當然就飛走了。你得好好抓住它才行。」
「沒錯沒錯!」
 艾娃雙手中放著她抓住的曲奇,蹦跳著同意道。她手中的曲奇除了稍微大了一點,和市面上常見的東西沒有一點差別。
「那下次一定要抓住哦……來!」
 緹緹又打開了曲奇罐。
「!」
 羅洛瓦畢竟視力和反射神經超人一等,沒太用力就抓住了從中飛出的曲奇。手上的薑餅人撲騰了片刻,便像是放棄了一樣靜下不動了。
「這個……真的能吃吧……?」
「那當然!啊嗚。」
 艾娃塞了一嘴的曲奇,一邊開心地發出「嗯——!」的聲音。
 羅洛瓦誠惶誠恐地咬了一口曲奇,睜開了眼睛。
「好吃!」
「是吧是吧!」
 緹緹開心地原地轉了一圈。 
 鬆脆的曲奇散發著新鮮出爐的香味,濃郁的牛油味回味無窮,而且一點都不膩,簡直能一直吃下去。
 一口,兩口,簡直越吃越美味。除了這東西會飛這件事,它確實是當之無愧的招牌商品。
 轉眼間曲奇就被吞嚥殆盡,羅洛瓦帶著遺憾嚥下了最後一口。
 就在這時,砰的一聲,羅洛瓦的後腦勺受到了猛烈的撞擊,眼前直冒金星。
「嗚?!」
 被打了? 哎? 為什麼? 是誰,為什麼? !
 羅洛瓦剛陷入困惑,便聽到緹緹「啊!」地輕呼了一聲。
「飛走的曲奇還會飛回來,要多小心哦!」
「早說啊……」
 話音剛落,羅洛瓦眼前便一黑。

 在漆黑中,他隱隱約約地聽到聲音傳來。  
……玩具……打開大門……
   ……小朋友……打開大門……
 聲音逐漸變大,像是有人在擰動音量旋鈕一樣,從微小的噪音變成了清晰的旋律。

 皺皺巴巴 亂七八糟 玩具波爾卡 
 奇奇怪怪 異想天開 玩具波爾卡

 玩具的世界 打開大門 
 小朋友的世界 打開大門

 這裡的大家
 把大人嚇得紛紛摔跟頭
 會飛的氣槍 泥巴球手槍 
 裝睡的人偶 塗鴉的蠟筆

 這裡的大家
 都最喜歡小朋友
 花朵短吻鱷 裝病溫度計
 充滿冒險的藏寶圖

 皺皺巴巴 亂七八糟 玩具波爾卡 
 奇奇怪怪 異想天開 玩具波爾卡

 奇怪的歌聲傳入耳中,羅洛瓦睜開眼睛,前面的拉迪莉娜回過頭來。
「哦,你終於醒了。」
 看來他在昏過去的期間一直由拉迪莉娜揹著。
 羅洛瓦匆忙鬆開環在拉迪莉娜身上的手臂,落到了地上。
「對不起,我很重吧……」
「你簡直輕得離譜。多吃點東西。」 
「我、我盡力……所以,這裡是哪裡?」
 羅洛瓦環顧四周。
 周圍和昏過去前的糖果世界如同自然動物園一樣的光景截然不同。
 這是一座巨大的遊樂園。
 頭頂上的揚聲器播放著「奇異怪 異想天開 玩具波爾卡」一類的主題曲,無數的燈飾閃爍著強烈的光芒,忽明忽暗。
 附近有一個旋轉木馬,身披華麗鞍飾的白馬轉啊轉,木馬後面的設施則像是旋轉咖啡杯。
 另一個方向還有點亮了燈光秀的摩天輪,和從高處直衝而下的過山車。
 羅洛瓦驚訝地張大嘴巴時,一個胭脂色的影子跳到了他面前。
 那正是胡桃鉗人偶——納丘納丘。
「你終於醒來了,大人。這裡就是玩具世界!」
 納丘納丘洋洋得意地立正舉起了刺刀。
「先自我介紹。我叫納丘納丘,胡桃夾子人偶納丘納丘,玩具世界的頭子,又強又厲害的納丘納丘!你們好!」
 他呲出的牙齒一開一合,像怒吼似地向羅洛瓦他們喊叫道。
「可惜了,你傻乎乎睡著的時候,恐怖拼圖過山車和音速摩天輪已經過去了。可惡……真希望能看到你嚇得大哭大鬧的樣子!」
 納丘納丘咬牙切齒,可以看出他是發自內心地沮喪。
「接下來的節目是今天的重頭戲!激動吧,心跳吧,恐懼吧!跟上!」
 羅洛瓦等人跟在納丘納丘後面沿著遊樂園的主幹道前進,他的軍靴在地上踩得噔噔作響。
 街道兩旁種滿了掛著華麗裝飾的圓形低矮樹木,上面生著像紫萁一樣的螺旋形葉子,羅洛瓦以前從未見過。這是暗邦獨有的品種嗎?
 羅洛瓦是植培種,看到不認識的植物表現得比看到遊樂場的設施還要在意。
 他不經意地用手指輕輕碰了碰蜷縮的樹葉。那樹葉一下就像捲口哨一樣伸展開來,輕輕敲在了羅洛瓦手上,嚇得他趕快抽回了手。隨後樹葉變回了原來捲起來的樣子。
 或許是肉食植物那樣受到刺激後葉子會作出反應的類型。他又碰了碰,葉子便又伸展開來,隨即縮了回去。
 納丘納丘回頭告訴他:
「這是火哨樹啊。你沒見過嗎?」
「火哨……?」
 羅洛瓦輕輕歪了歪頭。
 第一次聽到這個字。
「你聽說過嗎?」
 拉迪莉娜和莫莫克一個回答「不知道」,一個搖了搖腦袋。
 納丘納丘睜大了眼睛,攤開雙手:「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那鴿子紙煙花呢?拉響就能飛出鴿子的那種!還有輪盤賭蛋糕呢?猜中就能幸運一整天那個!」
「沒聽過呢。」
「噗咿!」
 拉迪莉娜和莫莫克回應道。
 納丘納丘擺出了甚至更誇張的表情,滿臉絕望地叫嚷起來:「我的天啊!」
「怎麼會有這麼可憐的小朋友!但現在還不晚,來,這是火哨樹!」
 納丘納丘從樹上撕下一條帶著蜷縮樹葉的樹枝,遞給了羅洛瓦他們。
「來,吹吹看。」
「謝謝。」
 卷口哨——對著吹氣口吹氣,就能一下展開的小玩具。拿近了看,發現這顆火哨樹的葉子確實長得很像那種玩具。
 一段往事又忽然浮現在羅洛瓦的腦海中。
 記得他和奧利維旅行時,會為對方慶祝生日,還一起去吃點好的,買點這類派對小玩具來烘托氣氛。
 懷念令他胸前一緊。羅洛瓦對著火哨猛吹了一口氣。

 轟!

 蜷縮的葉片變成了火苗,像是野獸的舌頭一樣伸了出去。
「——!」
 他嚇得差點直接丟出去,但還是忍住了。一口氣吹完,火勢登時減弱,恢復成了原來的葉片形狀。
 也就是說……
 羅洛瓦驚訝得怦怦直跳的心,輕輕地吹了一口氣,一朵弓形的小火苗逐漸形成,又恢復了原樣。 
 拉迪莉娜從口中取下火哨,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
「會變長的紙玩具能變成火,然後還能變回來啊。」
「沒錯。很酷吧?」
「嗯,的確。」
 拉迪莉娜深深吸了一口氣,吹出了一團特別大的火焰。她凝視著越伸越長的火柱,又吹出了一團更大的火焰。
「拉迪,你喜歡這個?」
 老實說,她對這種玩具表現出興趣實在令人驚訝。
 但拉迪莉娜也不尷尬,而是表情嚴肅地回應:
「人類很少有辦法像龍族一樣噴火吧。多酷啊。」
「呃,這麼回事啊。」
 精巧的魔術師或許還能做到,但絕大多數人類都不可能靠自己噴出火來。 
 轟! 轟轟!
 拉迪莉娜如痴如醉地四處噴火,但納丘納丘突然跳了起來,擋住了她噴出的火苗。
「燙燙!停停停!別朝樹吹!」
「啊,對不起。」
 稍微有點燒焦的納丘納丘雙手叉腰,朝著拉迪莉娜解釋道:
「火哨樹受到來自外面的強火時,會整個直接燒成一條火柱,然後把其他枝條也點燃,越燒越厲害。據說野生的火哨樹被雷劈中,會直接點燃一整座小山 。」
 羅洛瓦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睜大了。
「這麼危險的樹,種在路邊真的沒問題嗎?!」
「沒事沒事!只要你不去吹,這東西自己也不會著火,你用打火機都點不著。不過拜託你不要惡作劇哦,小噗噗咿!」
「啾!」
 莫莫克叫了一聲,似乎是對納丘納丘懷疑自己可能惡作劇而感到不滿。
「錯!惡作劇是小朋友的特權!你想怎麼做就可以怎麼做哦!」
 之前只在一旁觀看著的哈特璐璐插話道。
「交給我就好!」
 艾娃在「交換日記」上塗著紅色圓形的東西,一邊說。羅洛瓦心中充滿了不好的預感。

 眾人說著,便到達了目的地。那是一座像是馬戲團帳篷的建築,披著鮮豔色彩篷布。
 上面也沒有掛任何標識,從外面完全無法了解裡面是什麼。
「——來吧,這裡就是今天參觀的重頭戲了!」
 納丘納丘掀起紅色的幕簾,展現出帳篷黑漆漆的入口。
 眾人輕輕走進其中,頭頂上的霓虹燈感應到有人,瞬間點亮。
「歡迎來到人偶鏡屋!」
 這是個四面都是鏡子的空間。
 站在鏡子前,四處都是倒影,讓這個空間顯得彷彿無邊無際。
 四周有著凹面鏡、凸面鏡和波紋鏡,映照出來的景像有些比原來更大,有些更小,有些模糊扭曲。有些誇張到眼白裡的紅色毛細血管都能看清,也有些把人縮到麵條一樣細,各型人影紛紛盯著他們。
 惡夢般的幻想讓羅洛瓦感到頭暈目眩、浮想聯翩。
 惡趣味的霓虹燈一閃一閃,幾乎是火上加油。
「好啊好啊!那就一起感受激動心跳的恐懼吧!」
 納丘納丘開心地用玩具刺刀戳了戳羅洛瓦的後背。
 這座鏡屋是由各種哈哈鏡組成的迷宮,每處地方只有一面是通往其他地方的。
 羅洛瓦搖搖晃晃、磕磕碰碰地在迷宮中前進著,納丘納丘突然用刺刀指了指迷宮的前方。
「看,人偶就是誕生在這座鏡屋中的。」
 那是一顆小小的紫光。在萬紫千紅的夢魘中,一個轉瞬即逝的小點,像風中起舞的棉塵,悠悠地在鏡屋中飄浮著。
 納丘納丘放低了聲音:
「那就是人偶的靈魂。它映入鏡中後……」
 納丘納丘跟著那個光點走了起來。
 光點在鏡子迷宮中穿梭著,突然消失了。羅洛瓦他們也跟著穿過迷宮,卻看到光點消失的地方,出現了一個手掌大小的球體關節人偶。
「——靈魂就會獲得實體。」
 人偶還非常粗糙,臉部沒有什麼特徵,性別也看不出來,走路也踉踉蹌蹌的,跌跌撞撞地碰到了鏡子,摔倒在地。
 摔倒的人偶站了起來,繼續沿著迷路前進。
 畫面非常神奇。
 他們在迷宮中走過,看到人偶像是寶石被打磨一樣越來越細緻,開始出現各種特徵。
 它長出了金色波浪捲的頭髮,長出了像是血液一樣鮮紅的嘴唇。
 它又一眨眼睛,瞳孔中閃爍起了人造紫水晶的光芒。
 在正中央的虹膜中浮現出了一個花朵的圖案,和哈特璐璐一模一樣,和——
「我沒看錯。和莉莉米菈菈米的一模一樣。」
 羅洛瓦輕聲道,一旁的拉迪莉娜也同意:
「嗯,我也覺得是。」
 那花朵的圖案和他們在聖律詩院遇見的雙胞胎馬戲團人偶-莉莉米和菈菈米的瞳孔過於相似。
「難道……」
 羅洛瓦還沒回話,身後便傳來了哈特璐璐的聲音。
「哎呀哎呀,兩位大人難道認識莉莉米和菈菈米嗎?」
「嗯。莉莉米和菈菈米原來真的是這裡出身啊。」
 仔細一看,莉莉米和菈菈米兩頰上的那個心形圖案在哈特璐璐的脖子上也能找到。
「沒錯!那是十多年前了啊……一家馬戲團帶走了他們,讓他們去做主演人偶了。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羅洛瓦講述了他知道的,關於莉莉米和菈菈米的各種事情。
 他們兩個如何被馬戲團拋棄,遇見了玉響,和她一起生活,如何治好了玉響的疾病——
 談到那裡時,羅洛瓦突然注意到了眼前的景象,嚇得一哆嗦。
「哎!?」
 緹緹和納丘納丘臉上掛著四條瀑布一樣的眼淚。
「這位玉響大人真是個好人啊……」
「莉莉米和菈菈米真是被好心人撿去了啊……」
「啊……是。」
 兩個人哭得如此聲淚俱下,害得在講述的羅洛瓦本人反而很不好意思。
 緹緹大聲地吸了吸鼻子。
「喂大人,你知道玩具最辛酸的命運是什麼嗎?」
「不、不知道……」
「那就是明明還能玩,卻被丟掉!」
 ナチュナチュもそれに「是。」と同意して、
「東西壞了自然沒問題,如果是因為壞掉了被丟進垃圾堆,我們也會認命的。明明還能玩,卻被丟到地上,丟進河裡,丟到馬戲團的角落裡……我們接受不了啊!」
「那位玉響大人卻從這個命運中拯救了他們!」
 緹緹和納丘納丘感激涕零地齊聲道。
 哈特璐璐露出了微笑:
「希望這個新人偶,也能遇到這麼好的主人呢。」
 他充滿慈愛的視線注視著新生的人偶小跑繼續前進。
 它的身體已經完全成型,但還有一個問題。
 這位新生的人偶依舊一絲不掛,從頭頂到腳趾尖,一切美麗都裸露在外。
 但人偶自己似乎沒有感覺到任何羞恥,而是輕輕一躍,進入下個區域。
 或許再往前走,會有穿衣的地方吧。
 走出鏡子迷宮,眾人進入了一個被天鵝絨窗簾包圍的房間。
 聚光燈突然亮起,照亮了人偶。
 燈光點亮,房間的全貌終於出現在眾人眼前。
 但這裡既沒有擺滿衣服的大衣櫃,也沒有掛滿閃閃發光項鍊的玻璃櫃。
 在寂靜的房間中央,坐落著一個巨大的雙殼貝,看起來直徑有五米多。
 那貝殼並非小朋友們喜歡的那種花哨的品種,而是海灘上隨處可見的白色和褐色。
 房間中也沒有水槽,那貝殼毫無陪襯地放在地面上。
「它叫做貝樓,是這裡的裁縫師。」
 納丘納丘小聲解釋。
 貝殼……裁縫?
 羅洛瓦半信半疑地看著新生的人偶走到了貝殼面前。
嚓嚓嚓。
 貝殼發出了一點聲音,緩緩張開,像是歡迎它進去一樣。
 張開後才看到,貝殼裡面也是鏡子,但照出的只是人偶的原貌──它一絲不掛的原貌。
 它閃閃發光,就像雨滴落在水面上,被從鏡子內部湧出的耀眼光芒染成了白色。
 光芒逐漸褪去,鏡中現出的卻是和裸體的人偶完全不同的鏡像。如果那只是一面鏡子,本來就不應該出現這種和現實相違的狀況。
 人偶點了一下頭。
 順勢,從大貝殼的出水管中湧出了一團閃閃發光的霧氣。
 霧氣帶著極光一樣的色彩,將人偶柔和地籠罩在其中。
 片刻後,霧氣像絲帶解開一樣散去,人偶身上添了一套華麗的藍色長裙。
 人偶滿懷喜悅,原地跳了幾個舞步。
 它變得跟鏡子中的樣子完全一樣了。
「普通的貝樓沒有這麼大啦,也就差不多這麼大。」
 納丘納丘伸出手臂,比劃了一下羅洛瓦手掌的大小。
「玩法就是去照裡面的鏡子,就能看到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夢想中的自己。無論是公主還是騎士,都能變出來。怎麼樣,有意思吧?」
「映照夢想的鏡子……小朋友確實會喜歡吧。」
 拉迪莉娜贊同道。
「但那傢伙可不是個普通的貝殼……它不光能展現出你想成為的樣子,還能幫你真的變成那樣,是個特殊的貝樓!」
「哦哦,所以剛剛那個人偶的衣服才變了啊。」
「沒錯。那麼接下來是問答環節:為什麼只有它是特別的貝樓?」
「突發變異?」
 拉迪莉娜猜測道。
「錯!真是一點夢想都沒有!」
「呃,那……吃的東西不一樣?」
 羅洛瓦回答。「錯錯!」納丘納丘猛烈地搖起頭來。
「因為它有個遠大的夢想。遠大的夢想讓它的身體也變大了,還獲得了特別的能力!別看那樣,它的夢想可是有一天變成龍族!」
「可它是貝殼啊?」
 羅洛瓦不假思索地說。
「貝和龍,種族差得也太遠了吧。」
 拉迪莉娜的思考看來和羅洛瓦也一樣。
 樣子、翅膀、身體的質感、棲息地……沒有一個接近的。
 要是連貝殼都能變成龍,那羅洛瓦也能變成龍。
 兩人的反應雖然有理有據,但納丘納丘、緹緹和哈特璐璐一同搖起頭來,彷彿他們兩人甚麼都不懂一樣。
「我說啊,這裡可是玩具的世界。聽起來多離奇的夢想都能實現!」
 沒想像力的大人真可憐。
 它就差把這句話直接寫在臉上了。羅洛瓦聽後愣了一下。
「呃,也、也是啊……」
「你明白就好。」
 納丘納丘不屑地哼了一聲。
 哈特璐璐似乎打算調整氣氛,拍了拍手。
「來都來了,讓小艾娃和小噗噗咿體驗一下貝樓吧。小艾娃總穿這件毛茸茸的,肯定膩了吧?」
「!」
 艾娃的眼睛閃閃發亮,但奧布斯克迪特伸出手攔住了她。
「不行。讓她想怎樣就怎樣的話,衣服直接就消失了。」
 艾娃鼓起了腮幫子。
「噗!露餡了!」
「……什麼意思?」
 哈特璐璐追問道,而奧布斯克迪特則皺起了眉頭。
「她討厭一切衣服。我費盡力氣才讓她穿上這件,但她一直在找機會脫掉。」
「因為穿著很難跑步!憑什麼莫莫克就可以什麼都不穿啊!哈特璐璐!」
 艾娃可憐巴巴地含淚纏著哈特璐璐,但後者也緩緩搖了搖頭,予以悲傷但堅定的拒絕。
「既然監護人這麼說就沒辦法了,小艾娃。我最喜歡小朋友了,但因為最喜歡所以才不能全慣著你……小艾娃的肚子像冰淇淋一樣涼,肯定很難受……嗚咕 。」
 哈特璐璐強忍著淚水,彎下了身子。
 隨後抬起了頭。
「那就去掉換衣服的部分,只體驗貝樓的鏡子好了。讓大家一起看看美好的夢想吧。」
「我跑——!」
 哈特璐璐話音剛落,艾娃便跑了出去。
 她在貝樓面前揮了揮穿得毛茸茸的右手。
「艾娃是第一!」
嚓嚓嚓。
 貝樓感應到艾娃,閃耀出炫目的光芒。
 出現在鏡面上的,是一幅如同孩子用蠟筆畫的塗鴉。
 金色的雙馬尾是艾娃,那團黑色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應該是代表奧布斯克迪特。艾娃周圍還飛舞著各種顏色的星星和心形。
「這些是什麼?」
 哈特璐璐問。
「是煌結晶!」
 艾娃充滿活力地跳了起來。
 哈特璐璐似懂非懂地歪了歪頭,隨即露出了滿面笑容。
「這就是小艾娃的寶藏嗎?真是精彩的夢想啊!」
「艾娃一定要知道很多關於煌結晶的事情!」
「嗯嗯!小艾娃一定能做到!」
 接下來是莫莫克飛到了鏡子前面。
 貝樓一下作出了和見到新生人偶與艾娃時完全不同的反應。
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
 那五米來高的貝殼竟然蹦跳了起來。光看樣子相當輕快,但每次落在地上都匡當一聲巨響,震得周圍的地面和建築本身都搖個不停。
「噗咿?!」
「怎、怎麼了?」
「哦哦,它害羞呢。」
 納丘納丘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地回答。
「它生來還沒離開過玩具世界,所以最多也就看過玩具龍,這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龍族,那自然會害羞吧。嗯……怎麼了? 」
 貝樓發出一陣嚓嚓嚓的聲音,似乎是在和納丘納丘悄悄說話。納丘納丘用力地點了點頭。
「它說比它之前見過的所有玩具龍都更帥更強大!」
「那自然。」
 不知為何,反而是拉迪莉娜挺起胸膛自豪地回答。
 總之,莫莫克已站在貝樓的鏡前。
 瞬間,一道明亮的白光充滿整個區域。
 鏡中出現的是一隻擁有巨大雙翅的炎龍。
 牠張開的雙翼遮天蔽日,就像一團燒紅的火焰,甚至有一種神聖感——這便是至高無上的巨龍吧。
 威風凜凜的炎龍瞪視著荒野上迫近的千萬敵軍,巨口張開,毫不退縮。
 哈特璐璐猛烈地鼓起掌來。
「哦哦——!多麼美好的夢想!小噗噗咿一定會成為一條優秀的巨龍!」
 莫莫克飛回了拉迪莉娜的身邊,而她謹慎地舉起了手來。
「我可以試試嗎?」
「……大人用了也沒關係。大概。」
 哈特璐璐明顯地失去了興趣。
 拉迪莉娜走到了鏡前,出現在鏡中的,是比她現在的樣子大出兩歲左右的身姿。
 身子比現在高一些,比現在纖細而不成熟的身材也更結實。她臉頰上的圓潤已經消失,目光中燃燒著一朵火焰之花,讓人聯想到龍火。
 她全身充滿了激烈的鬥志,正準備揮劍。
 羅洛瓦想道,這確實像是拉迪莉娜的未來。從不耽擱訓練的拉迪莉娜一定會像鏡子裡的自己一樣,成為一個英勇的龍族騎士。
 但哈特璐璐似乎完全沒被打動。
「呵……」
 他響亮地長嘆了一口氣,破壞了周圍的氣氛。
「……怎麼回事?」 
 拉迪莉娜的語氣中帶著刺。
 哈特璐璐誇張地張開雙臂,就像悲劇舞台上的小丑。
「無聊無聊無聊!何等無聊!大人真是無可救藥!」
 哈特璐璐走到鏡旁,用指關節粗暴地敲起了鏡子上的「拉迪莉娜的夢想」。
「缺乏想像!無聊的現實主義者!你要想當騎士,難道不想拯救世界嗎?難道不想獲得傳說中的寶劍嗎?不想率領千軍萬馬嗎?呵!你的夢想不過是可行的、 現實的未來——這就是為什麼大人一點意思都沒有!」
「……!」
 拉迪莉娜似乎無法回嘴,沮喪地咬緊了嘴唇。
 最終她咂了咂舌,把視線投向了站在一角且氣息幾乎完全消失的奧布斯克迪特。
「你少裝作不關心了,來,你也站這裡!」
「……」
 但無論拉迪莉娜怎麼又推又拉,奧布斯克迪特依舊雙臂抱在胸前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拉迪莉娜一腳踢在奧布斯克迪特的小腿上。
「輪到你丟人現眼了!看我不把你的夢想嘲笑一番!」
「……」
 奧布斯克迪特默默地閉上了眼睛。
 這時,納丘納丘叫了起來。
「去吧,貝樓!」
嚓嚓嚓!
 匡當!
 貝樓以其與龐大身軀不相稱的靈活跳了起來,落在奧布斯克迪特前面。
「……!」
 奧布斯克迪特來不及躲開,就被炫目的光芒覆蓋了。
 說實話,確實令人在意。所有人的視線一齊看向了鏡面。  
 拉迪莉娜皺起了眉頭,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石頭?」
 鏡子裡的倒影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塊小石頭,大約有兩個椰子那麼大。
 它似乎是經過自然侵蝕而成,呈圓形,表面很粗糙,粗略地倒在雜草叢生的地面上。
 羅洛瓦感到那形狀似曾相識,若有所思地瞇起了眼睛。
 牽起記憶的絲線,他想起了在王冠聖域山村看到的那一幕。
 在魔物逼近的那個村莊,被遺忘在草從中無人知曉的——

「——我不會否定所有的夢想。」

 哈特璐璐突然提高了嗓門。
 和他誇獎小孩,或是嘲弄大人時的聲音都不同,他現在的聲音中充滿了露骨的厭惡和仇恨。
「想變成帽子的小男孩,想變成雲彩的小女孩。這都是美好的夢想。即使是大人矮小的夢想,雖然無聊也不至於值得丟進水溝。但是!」
 他噔噔蹬地走到了奧布斯克迪特面前,近距離地盯著他。
「你、你的夢想太惡劣了。是這世界上最可怕,連提都不能提的能夢想。啊!我剛剛說過小艾娃應該聽監護人的,但我現在徹底地撤回這句話! 這個大人對小艾娃有害!」
 奧布斯克迪特只是默默聽著這躁亂的斥責,臉色一成不變。
「那你該怎麼辦?」
 哈特璐璐鮮紅色的嘴唇扭曲著,抓著手杖的手捏得更緊了。
 睜得大大的人造紫色水晶眼睛在恍惚中閃爍著奇怪的光芒。
「這裡會發生各種神奇的事情。就算大人消失得無影無蹤,也不足為奇。」
 奧布斯克迪特把手搭在隨身攜帶的大劍劍柄上。在場所有人都知道,這並非是裝腔作勢。
 在這連呼吸都有些害怕的緊張氣氛中,羅洛瓦只感覺想抬頭往向天花板。
 麻煩了。
 但羅洛瓦不知道這裡該怎麼出手。他望向一側,拉迪莉娜和莫莫克也僵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裡走錯一步,可能就要演變成誰也不饒誰的流血事件。
 而且到頭來,爭論的源頭是艾娃,為什麼她什麼都不說呢……?…
 羅洛瓦求救似地看向左側,不假思索地低聲道:
「……艾娃人呢?」
 他的聲音在寂靜的環境中響亮而清晰。
 瞬間,緊張的氣氛戛然而止,哈特璐璐眨了眨眼睛。
「嗯?」
「……」
 奧布斯克迪特也不再瞪著哈特璐璐,而是望向了剛剛艾娃還在的方向。
 確實不見了。
 她的長髮,她毛茸茸的衣服都消失了,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緹緹,你看到小艾娃去哪裡了嗎?」
「沒有。」
「納丘納丘?」
「沒有。」
 兩人全力搖起頭來。
 羅洛瓦他們慌忙在人偶鏡屋裡四處尋找,但沒人能找到艾娃去哪裡了。
 到了鏡屋外,哈特璐璐挺了挺胸,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了裝作冷靜的微笑。
「好,我們冷靜一下。去放尋人廣播好了,她自己找回來就可以了吧!」
「小艾娃絕對不會聽廣播的!」
 緹緹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悲壯。
「你說得也是啊!『工廠的各位玩具,小艾娃走丟了,小艾娃走掉了,找到後保護好她!』」
 哈特璐璐朝著耳旁的無線麥克風說。路上的玩具們一下便騷動起來,高叫著跑了出去。
「小艾娃!」
「小艾娃走丟了!」
 他們這麼煞有介事,在羅洛瓦眼裡反而顯得很奇怪。
 雖然行為舉止完全是小孩,但艾娃的體型完全是大人,身體能力也不比一般大人遜色。
 有必要這麼拚命保護她嗎?
 哈特璐璐輕鬆地看穿了羅洛瓦天真的思考。
 他把手指像劍一樣幾乎伸到了羅洛瓦臉上。
「視線一刻也不能離開小朋友!便是離開一刻,可能就要在汽水小溪裡溺水,或者被熊貓花車碾死!尤其是小艾娃!」
 哈特璐璐似乎是想起了過去發生過的什麼事,抖得像個篩子。
 說到這個地步,羅洛瓦終於才明白了事件的嚴重性。
 以艾娃那個了不起的腳力,一眼沒盯住可能就跑到一百多兩百多米開外了。
 她以這鼓氣勢捲進各種麻煩的樣子不難想像。
「我也找找看。」 
 羅洛瓦便發力召喚植物。
 剛召喚出兩個植物,他便注意到站在他右側的奧布斯克迪特正操作某種板狀的東西。
 那是個有螢幕的終端,大概二十公分見方,在他的手中顯得非常迷你。
「那是什麼?」
 羅洛瓦問。他沒有回答。  
 奧布斯克迪特抬起頭來,指向了右前方。
「——那邊。」
 眾人在過了兩個區域的咖啡杯上終於找到了艾娃。
 她爬上了覆蓋在上面閃閃發光的帳篷,突然差點摔下來。但在她摔到地上之前,奧布斯克迪特的一隻手抓住了她蓬鬆的大衣。
「啊,是小奧布!」
 艾娃半身懸在空中,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
「那個絕對就是哈特璐璐的秘密!閃閃亮!」
 奧布斯克迪特眉間的皺紋更深了,一手捏著艾娃走回了羅洛瓦他們身邊。
 奧布斯克迪特如此毫不費力地找到了艾娃,羅洛瓦不禁問道:
「您怎麼知道她在這裡?」
「她身上有定位裝置。」
「定位……裝置?定位裝置是什麼啊?」
 艾娃饒有興趣地湊上前來。
 奧布斯克迪特摘下來她白色的兜帽,在頭髮結起來的地方有一個銀色蝴蝶一樣的髮飾。
「要不是靠這個能追蹤她,她每天能死三次。」
 他眉間的皺紋比雷提亞大峽谷還要深,簡直能感受到他每天的辛苦。
 羅洛瓦安慰道:
「您、您辛苦了……」
 這傢伙真是比看起來的樣子要擅長照顧人。
 艾娃的髮飾中央鑲嵌著一顆光亮的凸圓形切割寶石。其藍色讓人聯想到清晨的露珠。拉迪莉娜的注意力似乎被它吸引住了。她沉思了片刻,終於想起了什麼:「啊。」
「我有個跟這個差不多的。」
 她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蝴蝶形狀的銀髮飾,中間鑲嵌著一顆與艾娃髮飾上相似的藍色寶石,毫無疑問是出自同一個設計師之手。
 奧布斯克迪特的眼中瞬間冰冷了下來。
「誰給你的?」
「泰格莉婭給我的,她說不是她喜歡的類型……」
 拉迪莉娜正說著,突然瞪大了眼睛。
「……是為了追蹤我們?」
「不,她應該做不到。這個定位裝置……」
 奧布斯克迪特思考片刻,終於像是明白了一樣低吟道:
「哦,我明白了。」
 奧布斯克迪特朝拉迪莉娜的髮飾伸出了手。
「——給我。」
 他粗暴地奪過髮飾,塞進了自己的口袋。
「你幹什麼!解釋清楚!」
 拉迪莉娜朝著奧布斯克迪特逼來。就在這時。

 嗡嗡嗡——! 

 頭頂的揚聲器傳來了巨大的警報聲,響徹四周。
「有入侵者!有入侵者!糖果世界第四區域有入侵者!是一位大人精靈!正在朝著玩具世界襲來!」
 
 「大人!」
 「大人!」
 「大人!」

 玩具們殺氣騰騰地各自舉起了手裡類似武器的東西。
「……」
 奧布斯克迪特依舊沉默,但環視四周的眼神中充滿了堅定。
 艾娃被這突然的噪音嚇得夠嗆:
「發、發生什麼事了?!」
 奧布斯克迪特一把抓住受到驚嚇的艾娃的腦袋,把她交給了拉迪莉娜。
「帶走她。」
 他沒等拉迪莉娜回答,便返身蹬地跑了出去,眨眼的工夫就消失在了遊樂園的陰影中。
 拉迪莉娜朝著他的背影大聲喊道:
「你要幹什麼啊!」
 沒有回應。
「怎麼辦?」
 拉迪莉娜毫不猶豫地回答了羅洛瓦的問題。
「不是說入侵者來了?走吧。」
 她並非想要保護這個玩具世界。如果那入侵者和自己一樣是無意間進入這裡的,就應該保護起來,但如果是抱著惡意入侵這裡,自然就應該迎擊。
 她對這家工廠沒有什麼感情,但至少他們「為了小朋友」的理念並非弄虛作假。
 可惜拉迪莉娜從小就與玩具和糖果無緣,但她相信很多孩子都在等待這家工廠生產的玩具和糖果。
 這便足以成為迎擊入侵者的理由。

 「大人!」
 「大人!」
 「大人!」

 殺氣騰騰的玩具衝向兩個世界邊界的大門。越過天藍色的鐵拱門,可以看到糖果世界那巨大動植物園的樣子。
 一個人影筆直地站在三角小旗迎風招展大門下。
 什麼「她應該做不到」啊。拉迪莉娜在內心中斥責道。
 那人身穿純白鎧甲,腰佩清廉的大劍,在遊樂園輕快的音樂和滑稽的背景襯托下,顯得格格不入。
「好久不見了,大家。」  
 女人嗤笑道。
 她瞇起的眼神閃爍著紫色的憎恨。

 *

 遊樂園裡,警報還在迴響。

 「大人!」
 「大人!」
 「大人!」

 玩具殺氣騰騰地叫喊著,手裡的武器嘩嘩作響,朝著什麼地方跑去。
 恐怕他們朝著的方向便是入侵者襲來的地方吧。
 玩具也朝奧布斯克迪特丟來充滿殺意的視線,但又叫起了「小艾娃!」,便拋下他繼續跑走了。恐怕它們也知道他是艾娃的監護人。
 奧布斯克迪特來到遊樂園中的一座廣場。這裡通常是舉辦表演的地方,但玩具們紛紛趕去擊退大人了,現在這裡空無一人。
 只有逃避牙醫追殺的布雷必羅斯孤零零地坐在觀眾席裡。
「啵啵啵,肚子好餓……啵啵……」
 奧布斯克迪特快步走過它的側旁,一邊深思熟慮著。
 警報聲響起後,玩具們朝著入侵者前來的方向跑去,證明玩具軍隊還是警報裝置一類的東西發現了入侵者。
 如果定位裝置出現在拉迪莉娜身上的經驗如同奧布斯克迪特所想,不可能會這樣。
 也就是說,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背後一定有計謀。
 是佯攻策略嗎?
 派出誘餌,擾亂現場,在背後襲擊目標,讓目標在騷亂中陷入混亂,落入真正的主力之手——這也不是什麼少見的策略。
 奧布斯克迪特還沒有幼稚到會中這種招式。
——就在這時,輕輕一聲。
 出現了一處常人難以發現的氣息,而奧布斯克迪特毫不猶豫地將大劍指向了那個方向。
 不禁輕聲感嘆。

「——啊。」

 十一年過去了。
 夜晚的黑暗像是絞索一樣緊緊勒住奧布斯克迪特的脖子,讓他一夜不得安息。
 漫長的十一年,在精靈的人生中卻十分短暫吧。他那俊秀的面龐,那光亮的亞麻色頭髮——一切都和他記憶中的那人絲毫沒有變化。
 奧布斯克迪特失去曾經的地位已經是這麼久之前的事了,但他的語氣中還是帶著一絲自己配不上的懷念:

「好久不見了,莫達利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