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戰鬥先導者 overDress 官方讀物網站

小説

Novel
庫雷群雄譚(CROSS EPIC)

第3章 閃耀著光芒的墓碑

作者:鷹羽知  原作:伊藤彰  監修:中村聰

第3章 第8話 怪異詭誕的玩具世界!

 難道夢還沒醒來?
 奧布斯克迪特逃避現實地懷疑了片刻,但這無疑是現實。
 他撿起了立在牆邊的大劍,但還沒揮下,便聽到少女尖銳的聲音傳來。
「我不打算和病人交手。」
 拉迪莉娜單膝跪在地上,擺好了架勢,隨時準備反擊。
 如果對方行動,她也能回應。
真是失態。
 即使是受惡夢侵擾,平時的話奧布斯克迪特一定會在有他人侵入的瞬間就反應過來。
 但他甚至被艾娃吵醒之前都睡得死人一般,究竟是為何——
 他把意識轉向自己的腹部,頓時感受到一陣熱鐵貼上去一般的痛苦。在通利受到的傷至今沒有癒合。
 這之前他從未被一處傷口折磨過這麼久。
 大多數毒藥對他都無效,身上的傷口也通常不治而愈。好像有誰說過他有野獸一般的生命力。
 然而,即使有世界樹的庇佑,在通利留下的這道傷口也無法完全癒合,潰爛的黑色傷口從腹部不斷蔓延開來。
 就像是詛咒一般。
 詛咒的話語在他耳膜深處迴盪,彷彿在嘲笑他。
 在這種時候與拉迪莉娜交手顯然不是個好主意。既然她說不想對病人動手,那麼這裡隨她大概最好。
 奧布斯克迪特鬆開了握著巨劍的手,拉迪莉娜也慎重地放下了手。
「你要說在通利真是對不起啊,或者稍微做出一點對不起的樣子之類的,大概還顯得可愛一些吧。」
「……」
 但奧布斯克迪特只是沉默。
 他沒有豁達到能違心表達歉意的程度。
「呵……」
 拉迪莉娜大聲嘆了口氣。
 最後她還是選擇了放棄,指了指坐在對面的人。
「所以,這誰啊?」
 是那個電子改造體少女。
 她過去穿得如此單薄,幾乎像是泳衣,現在則被一件白色的毛皮大衣裹得嚴嚴實實。幾乎讓人聯想到傳說中龍境山脈積雪帶居住的雪人。
 毛茸茸。
 奧布斯克迪特從床上走到地上,回答:
「是艾娃。」
「她自己也這麼說,但完全看不出來我才問你的。」
「現在是冬天,她穿得暖和。」
「……誰問你衣服啊。少裝蒜了。」
 空氣中劍拔弩張,這時——

「哎呀,小奧布和小拉迪在吵架!這可不行!」

 毫無隱藏、天真無邪的聲音響起,瞬間驅散了緊張的空氣。
 毛茸茸的艾娃雙手在空中擺動,半個身子都隨之上下擺動。她的一顰一笑,她鼓起的臉頰,怎麼看都不像是那個艾娃。
 過去的那個艾娃雖然有時也表現得天真爛漫,但背後有著難以掩飾的、幾乎令人感到恐怖的好奇心。
 現在的艾娃卻不同。
 幾乎像是「回到了小時候」,變成了徹頭徹尾的小孩子。
 所以拉迪莉娜才不禁問「這誰啊」。
「四加九等於幾?」
 拉迪莉娜問艾娃。
「這種題目!對於小天才艾娃來說小菜一碟啦!」
 艾娃哼了哼,自信地攤開了雙手。
「一,二,三……九,十……哎?手指不夠用……?」
 她又數了幾次,一臉的不可思議:「好奇怪哦……」
 羅洛瓦不解地問奧布斯克迪特:
「艾娃她……難道是因為和我戰鬥?」
 他想起了他們在通利戰鬥的情景,眼底現出了幾分陰影。
 奧布斯克迪特搖了一次頭。
「不。這才是『艾娃天生的樣子』。她最終總會變成這樣,和你戰鬥不過是個契機。在通利你們看到的……是她所期待的『艾娃理想的樣子』 。」
「理想?就那?」
 拉迪莉娜的聲音不禁尖了起來,奧布斯克迪特則以沉默代替贊同。
 人格究竟是身體的哪一部分?才疏學淺的奧布斯克迪特並不知道。
 艾娃出於好奇心摧毀了通利。
 如果說當時的她是「本質」,就會否認「現在」。但如果說那是「過錯」,也會否認「現在」。
 所以奧布斯克迪特將那時的她稱作「艾娃自己理想中的狀態」。
 艾娃本人卻顧不得奧布斯克迪特的這些哲思,正脫下鞋來準備加上腳趾非要數出四加九是多少。
 就在這時。
 坐在房間角落的黑馬慢慢站了起來。在這個並不大的房間裡,牠高大的身軀過於醒目,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那個方向。
「——尼古拉。」
 驚訝之餘,奧布斯克迪特不禁叫出了聲。但那燃燒的青金石一般的鬃毛不可能會看錯。
 羅洛瓦也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您認識尼古拉嗎?」
「牠以前是我的戰馬。」
「哦哦,怪不得!我們是讓尼古拉帶路才到了這裡。你是追著奧布斯克迪特來的吧。」
 尼古拉聽到羅洛瓦的問話,打了個響鼻點了點頭,徑直走向了奧布斯克迪特。
「……久違了。」
 曾在他胯下與他一同徵戰四方的戰馬,尼古拉。
 出会ったときニグラは1歳、オブスクデイトが14歳。それから11年の時を共に過ごした。
 尼可拉是一匹聰明的戰馬,奧布斯克迪特不善言辭,但牠比任何人都能準確地理解他的意圖。
 離開王冠聖域時,他拋下了尼古拉。奧布斯克迪特判斷,比起和自己這樣的通緝犯一起生活,牠作為正規軍的戰馬生活一定會更幸福。
 他做夢也沒想到,他們會以這種方式在暗邦重逢。
 すでに壮年期を過ぎているが、黒い瞳に満ちる知性と生命力はあのころと変わらなかった。
 奧布斯克迪特撫摸著開始充滿愛意地輕咬自己的尼古拉,視線投向了另一匹白馬。
「你是……阿魯布嗎?」
 阿魯布也隨著尼古拉站起,但朝著奧布斯克迪特呲牙咧嘴地威嚇起來,一副要咬上去的樣子。
 阿魯布曾是吉拉爾的戰馬,而且是教科書般難馴的傢伙。
 全世界牠只認吉拉爾和尼古拉兩個生物,如果是女性還勉強可以騎一騎,但要是小孩或者男性的話連碰是都別想碰的。
 奧布斯克迪特與合牠意的吉拉爾和尼古拉都非常親近,所以尤其是牠的眼中釘,好幾次牠都差點把前者的頭髮扯下來。
 十多年過去了,牠這仇恨依舊如故。
 奧布斯克迪特用手制止了阿魯布。
「……等等、等等。你懂的吧?」
 說實話,主要是不想讓牠在這麼狹小的空間裡胡鬧。
 阿魯布大概也明白了,便垂著耳朵繼續威嚇,但也沒有繼續朝他走來。
 奧布斯克迪特輕撫著尼古拉的鬃毛,坐到桌前的椅子上。
 回過頭來想想,在這個不到30平米的房間裡,兩匹戰馬和五個人——甚至還是曾經生死相搏過的幾個人——面面相覷的樣子可謂非常詭異。
 雖然這情景跟惡夢差不多,但奧布斯克迪特還是維持著冷靜。
「所以,尼古拉為什麼和你們在一起?」
「說來話長……」
 羅洛瓦簡潔地解釋了他們在聖律詩院、王冠聖域和暗邦的經歷。
「——我們迷路時走到的村子就是『幸福常暗村』,雖然那裡的人很歡迎我們,但一切都很怪……我們問了一下,牠們就說村長被黑衣的騎士和電子改造體女孩打倒了。這個說的是您吧?」
「嗯……」
 奧布斯克迪特輕聲咕噥道。
 都不用回溯記憶,就能想起那天發生的事。

 艾娃自顧自亂跑,走進的便是這「幸福常暗村」。
 走近圍牆時他便感到一股不好的預感,走進村莊後則變成了確信。成千上萬的人類感情在那裡化作濃鬱的瘴氣四處飄散。
 而且那空氣之中並非只有「憎恨」和「嫉妒」這些負面的感情。
 比如說,就像排泄物中卻混雜著玫瑰的氣味會讓人感到恐懼一樣。
 再比如,就像是在嘔吐物上舞蹈只會令人感到毛骨悚然一樣。
 在負面情感之中交雜著的「愛」和「慈悲」這些情感只令形成的瘴氣更加醜惡。
 這對世界來說是有害之物。
 奧布斯克迪特做出這個判斷後,在他們的領頭人出現的那一刻,便揮劍斬下。

 「這樣啊。」羅洛瓦點了點頭。
「那就是他們的『村長』啊。是個什麼樣的人?」
「是個長著沙漏腦袋的惡魔。」
「沙漏……頭……?」
 羅洛瓦歪了歪頭,想像不出那是什麼樣子。
「等等。」
 奧布斯克迪特從凌亂的桌上拿起一張白紙,憑記憶畫下了村長的樣子。
 畫畢,他便展示給羅洛瓦看。
「長這樣。」
 畫紙上是一位穿著西服的男人。
 第一個顯著特徵是左右兩側長著共計四條手臂,右上臂拿著一根長手杖,左上臂則拿著一頂絲綢角帽。
 最怪異的莫過於本應是頭部的地方,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沙漏。
 這個長著人型軀體和物體腦袋的異形惡魔,便是幸福常暗村的村長了。
 羅洛瓦佩服得瞠目結舌。
「奧布斯克迪特,您畫得真好啊。」
 比起怪物的奇異姿態,奧布斯克迪特沒想到會先提到這一點。
 他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應答,低吟了片刻。
「……一般般吧。」
「跟莫達利翁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拉迪莉娜插嘴道。
「……哦,他確實是不會畫畫。」
 暗影騎士團乃是在漆黑的夜晚隱密行動的軍團。
 雖然整個組織籠罩在黑暗之中,但進入組織之後的行動當然不能模糊。有任務、有報告,自然就有時候需要畫畫來傳達細節。
 然而莫達利翁交上來的東西,永遠像是右撇子小朋友用左手畫出來的。
 奧布斯克迪特正沉浸在遙遠的記憶中,卻突然被一把過於天真爛漫的聲音打斷了。

「也看看艾娃畫的畫!看看艾娃畫的畫嘛——!」

 艾娃從毛茸茸的衣服裡取出了一個黑色的塊狀物。是本冊子。面上是精緻的布封,頁數也非常多,厚得幾乎像個小箱子。
 周圍的人紛紛望向艾娃。她用力地在地板上翻開了冊子。
「這是緹緹!」
 紙上畫的是個毛茸茸的褐色兩足生物。
 她翻了一頁。
「這是納丘納丘!」
 紙上畫的是一個拿著木棒的兩足生物。
 她翻了一頁。
「這是哈特璐璐!」
 紙上畫的是個塗成了綠色的兩足生物。
 雖然怎麼看都不能說畫得不錯,但艾娃還是眨著眼睛,期待著周圍的讚揚。
 但整個房間裡會說好話的只有一個人。
「哇,哇……真厲害呢!畫得真好。這個本子是艾娃的畫畫書嗎?」
 羅洛瓦誇獎道,艾娃卻聳了聳鼻子。
「不是。這是我們的『交換日記』!」
「和奧布斯克迪特的?!」
 羅洛瓦和拉迪莉娜發出了驚訝的呼聲。
 奧布斯克迪特皺起了眉頭,艾娃咯咯地捧腹大笑。
「不是不是,當然不是了啊!」
「啊,這樣啊。也對啊。」
 羅洛瓦放鬆了表情,而拉迪莉娜則追問道。
「那你是和誰『交換』啊?」
「和『大天才艾娃』啦!」
「自己和自己交換日記……?」
 拉迪莉娜帶著疑惑的神情比了比艾娃的方向。
「錯——!」
 艾娃誇張地搖了搖頭,又翻了一頁。
 一頁、兩頁、三頁,無論她怎麼翻,每頁上都只是爬行蚯蚓一樣的文字。
 大概翻了十來頁後,終於出現了其他的筆跡。
「這個就是『大天才艾娃』啦!」
 新的筆跡如同排版印刷一樣精美整齊,粗細也非常均勻,整體非常易讀,內容輕鬆進入了腦袋。
「這真是大發現!」
「這裡再調查一下,還會找到寶藏哦!」
 「大天才艾娃」正確地讀懂「小天才艾娃」像蚯蚓爬一樣的字跡,回以各種各樣的評論。
 沒有用複雜的詞彙,一定也是為了「小天才艾娃」更易看懂。
 再翻過一頁,紙上用大大的字寫了下面幾句話。

 大天才艾娃
 致 小天才艾娃 的請求

1 去世界上的各種地方
2 做許多調查 
3 告訴我所——有結果!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拉迪莉娜輕聲道。
「所以你在向這個『大天才艾娃』報告你的調查結果?」
「沒錯!」
 與活潑開朗、毫無掩藏的艾娃相反,羅洛瓦的臉色十分黯淡。
 他輕聲問道:
「她為什麼……?」
 奧布斯克迪特說通利的艾娃是「理想」。這「理想剩下的殘餘」為什麼要讓艾娃向她報告調查?
 羅洛瓦又翻了一頁,發現回到了冊子的開頭。
 上面有個黏得很緊的小袋子,袋子上有紅色大字的註釋。

「遇到大危機的時候看!」

 令人在意。
 羅洛瓦正要透過光看裡面裝了什麼,卻突然被艾娃敲了一下腦袋。
「不行!現在不是大危機!」
「啊、也沒錯……」
「壞孩子!壞孩子!壞孩子要被玩具帶走哦!」
 咚!咚!咚!
 雖然內心變回了小孩子,身體卻還是大人艾娃的身體。
 被她這麼敲著真挺疼的。
「對不起,對不起啦!」
 羅洛瓦掙扎著要逃跑,而艾娃哼了一聲,收起了拳頭。
「那如果羅洛瓦和拉迪也和艾娃一起探險的話,就原諒你們!」
 羅洛瓦和拉迪莉娜一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探險?去哪裡?」
「來來,出發啦!」
 艾娃強行牽住了羅洛瓦和拉迪莉娜的手腕,用力地拉著他們。
「等等!」
 羅洛瓦和拉迪莉娜被拉得站了起來,朝著出口走去。
 砰!
 木門猛地打開,羅洛瓦瞬間被各種顏色的光晃得眼花撩亂。
 他的眼睛逐漸適應了光線後,終於看清了眼前這副滑稽可笑的景象。
 

 時間往回倒六個多小時。
 羅洛瓦他們甩開纏著他們做活祭的啦啦啦咚咚咚他們,再次拜託尼古拉帶領著前進,在夜晚中看到了一幢建築物。
 那是一座城市一樣大的圓頂建築物,往左看往右看都找不到盡頭。
 唯一的裝飾似乎是正面一個閃爍不定的電子看板。
 羅洛瓦慢慢地讀了出來。

「可怕的 
 哈特璐璐快樂玩具廠」

「真是禮貌的自白呢。繞路吧。」
 拉迪莉娜斷言道,牽著韁繩準備讓阿魯布更改方向,而羅洛瓦卻慌忙制止了她。
「稍等一下!」
 仔細觀察,會發現看板還有一部分燈泡壞了,沒有點亮。
 原本的文字是這樣的。

「有趣 美味 可怕的 
 哈特璐璐快樂玩具廠」

 拉迪莉娜緩緩搖了搖頭。
「可疑度上升了呢。」
「……確實。」
 從剛剛那快樂幸福常暗村就能感受到,這種越漂亮的詞語背後的東西就越可怕。
 尼古拉想要進去,羅洛瓦和拉迪莉娜猶豫不決,阿魯布則撲騰著想要跟著尼古拉去,他們正吵來吵去時——
 他們面前的金屬前門悄然無聲息地慢慢打開。然而,就算羅洛瓦再怎麼睜大眼睛往裡面看,也只能看到一片漆黑。
 羅洛瓦和拉迪莉娜面面相覷。
 他們站在那裡,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時候,一把天真無邪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啊——!是大馬!有大馬哦!」
「……!」
 兩人驚訝地轉過頭去,看到一個白色的、毛茸茸的某種生物在那邊歡快地跳來跳去。

——這便是羅洛瓦他們和艾娃的相遇。接下來艾娃請他們到家裡坐坐,然後就像前文一樣給了奧布斯克迪特一個起床驚喜。
 他們走進圓頂時,裡面的照明幾乎全部熄滅,連腳周圍都看不太清——現在到了白天所有燈光點亮後,終於能看清這裡的全貌了。
 羅洛瓦目瞪口呆:
「糖果世界……?」
 往前看是糖果,往後看是糖果,上下左右全都是糖果。
 地面、牆壁、天花板和眼前的一切都由五顏六色的精緻糖果組成。
 牆壁是粉紅色的杏仁糖霜,天花板是牛軋糖,藍色的糖果花燈閃閃發光。
 轉過頭來,剛剛羅洛瓦他們所在的房子也是用糖果做的。
 牆壁是巨大的曲奇,屋頂的瓦片是粉紅色的杏仁甜餅,上面還有融化的巧克力。窗玻璃是一片片拉伸的檸檬糖,淡淡的顏色像是陽光溶解在其中。
 同樣風格,但又各式各樣的糖果屋沿著曲奇製成的街道並列成排,小的像是狗窩,大的像是公寓大樓。
 羅洛瓦難以置信地站在原地,焦糖杏仁脆餅做成的門紛紛打開,各種小型生物從房間裡陸陸續續地跑了出來。
 它們繞開站在原地的羅洛瓦的雙腿,一個接一個地跑過。
 艾娃興高采烈地和它們打起了招呼。
「早安,玩具們!」
 玩具們也紛紛精神地回應她:
「早安,艾娃!」
「早,艾娃!」
「小艾娃,早安啊!」
 第一隻是充滿活力地上躥下跳的兔子玩偶,第二隻是揮了揮前蹄的綿羊玩偶,第三隻則是在他們面前絆了一跤的騾子玩偶。
 仔細看看,從糖果屋走出來的不光光是玩偶。
 橡皮鴨、木製小火車和穿著裙子的洋娃娃——各種各樣的玩具集中在一起,走過曲奇街。
 它們抬起頭,望著羅洛瓦和拉迪莉娜。
「是大人啊。」
「是大人啊。」
「有大人。」
 玩具們似乎有些不滿地各自嘟囔著,彷彿看到的是什麼居心不軌的傢伙。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它們看到在拉迪莉娜身邊拍打著翅膀的莫莫克,紛紛開心地叫了起來:「是小朋友!」
「你好呀,龍族的小朋友!」
「你的尾巴真可愛呢,龍族的小朋友!」
 語氣中充滿了親切與關懷。
 連平常非常不喜歡莫莫克被當作小孩的拉迪莉娜,看到玩具們欣喜的樣子都無法斥責它們。
 但玩具本來應該是不會動,更不會說話的。
 這面前的光景完全違背了羅洛瓦的常識──但他們在魔法的國家暗邦。
 在這裡,不能用常識看待事物。羅洛瓦輕輕搖了搖頭,然後屈下身來,向玩具們發問:
「大家要去哪裡啊?」
「我要去玩具世界!」
「我要去糖果世界!」
「去做什麼啊?」
 聽到羅洛瓦的問題,一隻毛絨企鵝勇敢地回答:
「去工作啊!」
「原來大家是工作的啊。」
 也就是說,眼前的這個毛絨動物大遷徙大概是早高峰吧。
 艾娃隨著人流前進,羅洛瓦他們跟隨其後。
 在曲奇大道上前進了一陣後,他們走到了盡頭,面對一堵大牆。
 那是一道薑餅做成的牆,上面有兩扇敞開的大門,似乎與牆的另一邊相連。
 每扇大門上都有一個閃閃發光的霓虹燈看板,指示其通往的方向。
 右邊是「玩具世界」,左邊是「糖果世界」。
「唔……今天該去哪邊呢……」
 艾娃雙手叉腰,沉吟了起來。就在這時,突然傳來了一位少年的聲音:

「哎呀呀,小艾娃,這有什麼好猶豫的呢!」

 嗖地一聲,一個枯草色的泰迪熊華麗地落在艾娃面前的地上。它身長大概六十多公分,尺寸十分適合抱起。
 艾娃的臉龐登時閃過一絲興奮。
「緹緹!」
「當然是去糖果世界更好了啊☆來來,出發出發!」
 緹緹用毛茸茸的手拽了拽艾娃的手臂。
 羅洛瓦注意到,這隻泰迪熊枯草色的身體上,只有左臂是用青綠色的天鵝絨材料製成的。
 或許是原來的左臂撕壞了,換成了新的?
 被緹緹拉著的艾娃本人則依舊猶豫不決。
「但我也想去玩具世界……」
「啊?玩具世界又粗俗又吵鬧,簡直沒有更糟糕的地方了吧?糖果世界又甜美又鬆軟又暖和,沒法更棒了啊!好啦就這麼決定啦!快出發吧☆」
「啊,啊!」
 正當艾娃抵擋不住,幾乎要被拉進「糖果世界」的那一刻。
 一陣高亢的喇叭聲響起,隨後傳來了男人的聲音。

「簡直一派胡言!當然是玩具世界更好了啊!」

 一個胡桃鉗人偶擠開了緹緹,出現在眾人面前。
 和緹緹一樣,他也身高六十來厘米,頭戴黑色軍帽,身穿紅色制服,右臂的袖子上也縫了一塊青綠色的布。
 艾娃的表情又點亮了起來。
「納丘納丘!」
 名叫納丘納丘的人偶一邊推開緹緹,一邊語氣強硬地說了起來:
「糖果吃完就沒了,但玩具永遠能為你帶來驚喜興奮和治癒,無論過多久都和艾娃在一起哦?根本沒必要猶豫什麼嘛。」
 緹緹蹦跳起來,一拳砸在納丘納丘的側腹部。
「喂,你少礙我事啊,納丘納丘!」
「明明是你礙我事吧。今天艾娃要來的是我們玩具世界!」
「做夢去吧,你這破爛人偶!」
「你這臭泰迪熊!」
「你說我什麼!」
「要動手嗎?」
 噼哩啪啦!
 兩人之間火花四散,一場毆鬥似乎在所難免……
 就在這時,一陣清澈的聲音傳來,如同鐘聲。

「這樣的話,兩邊都去不就好了?」

 一行人驚訝地轉過頭去,看到一個身影從圓頂高空中緩緩落下。
 玩具們紛紛歡呼了起來,有的奏響樂器,有的吹起口哨,四周一下充滿了歡慶的氣氛。
 聲音的主人被這彩紙屑一般的歡呼聲包裹著,像棉花糖一樣輕盈地落在了羅洛瓦一行人面前。

「歡迎大家!」

 那是個衣著怪異的男人。
 包裹著他高大身軀的衣服像一塊巨型拼圖,閃耀著明亮的青綠色,晃得人眼睛發暈。
 同樣是青綠色的圓頂帽上,一列玩具火車跑來跑去,不時響起滴滴的汽笛聲。
「我是這座工廠的廠長哈特璐璐!初次見面,歡迎光臨!」
 他誇張地摘下圓頂帽,恭敬地鞠了一躬。
 羅洛瓦注意到他的西服領子附近露出了球狀的關節,才意識到他不是人類,而是作業機器人。
 作業機器人指的是人造的機器人中,不用於戰鬥的一類。
 非戰鬥機器人的形狀多種多樣,但像他這樣與人類非常相似的類型,通常是為了提供某種服務而製造的。
 例如充當女傭的家務機器人,表演節目的馬戲團人偶——
 想到這裡時,羅洛瓦突然注意到哈特璐璐人工紫水晶製成的雙瞳酷似莉莉米和菈菈米的那對眼睛,連虹膜上現出的花朵形狀都一模一樣。
 這樣的設計在作業機器人裡很常見嗎?
 羅洛瓦思考著,艾娃則啪噠啪噠地跑了起來,一把摟住了哈特璐璐。
「早安,哈特璐璐!」
「早安啊,小艾娃!你今天起得真早,真是好孩子。」
 男人的雙臂從艾娃的腋下穿過,把她像小孩一樣高高舉了起來。
「哼哼!艾娃今天可熬夜了呢!」
「什麼!壞孩子可沒糖果吃!」
「嗚嗚……對不起……」
「嗯!道歉就是好孩子!好孩子就有糖果吃哦!」
 哈特璐璐從圓頂帽裡取出一根棒棒糖,遞給艾娃。
 艾娃三下五除二地撕下包裝紙,開心地舔了起來。
 哈特璐璐微笑著把視線轉向了羅洛瓦他們。
「哎呀哎呀哎呀!」
 他大步流星地走近,皮鞋在地上敲出噠噠的節奏。
 他走到在空中拍著翅膀的莫莫克面前。
 哈特璐璐輕輕彎下膝蓋,視線和莫莫克持平,瞇起了眼睛。
「你就是新來的小朋友吧?我的玩具們一直說個不停呢,說有隻翅膀非常漂亮的小龍在這裡!來來,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莫莫克。」
 站在一旁的拉迪莉娜回答。
「謝謝你,朋友。」
 這麼說著,哈特璐璐卻連看都沒看拉迪莉娜一眼,全副精力集中在莫莫克身上。
「告訴我你叫什麼?」
——這世界上有不少生物都能放進「龍族」這個籃子。
 但由於種族和生態環境的多樣性,很難給這整個種族一個一言以蔽之的描述。但通常情況下,擁有「語言」能力只有兩足的龍族,絕大多數四足龍族不會說話。
 當然,這裡的「語言」指的是人型生物的語言。這些四足龍族有自己透過聲音的溝通方式,也有名字。
 哈特璐璐在問的,想必則是牠們的這個名字。
 聽到這少見的問話,莫莫克帶著些許緊張地回答:
「……噗噗咿。」
「哎呀,你叫小噗噗咿啊!」
 哈特璐璐的笑容甜蜜得幾乎要化掉了。
 他的臉不斷往前探,鼻尖幾乎都要碰到莫莫可了,口中像泥石流一樣滔滔不絕:
「你有沒有餓肚子啊?身體累不累?我這就給你準備好吃的和舒服的床鋪。小艾娃住的地方沒多大,我馬上就給你找地方住。這裡是超級棒的 工廠,你想在這裡待多久就可以待多久哦!」
 眼睛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簡直像是拐騙犯。
 拉迪莉娜差點被他這氣勢嚇住,但終於回過神來,匆忙用劍柄戳了戳哈特璐璐的下巴。
「喂,你幹什麼啊!離莫莫克遠一點!」
「啊啊!」
 他以誇張的身法拉開了距離,彷彿舞台劇上被悲慘的命運所折磨的演員。
 他又戲劇性地捂上了臉,但最後清了清嗓子,又恢復了那副紳士的樣子。
「對不起。我實在是太喜歡小朋友了,因為我是為了和小朋友一起玩造出來的人偶啊。」
「呃……行……?」
 羅洛瓦糊弄地點了點頭。要說這人的形象招不招小朋友喜歡,大概可以明確地給個否定的答案。
 尺寸太大,動作太嚇人。
「但小朋友不像我愛他們那樣愛我。」
 哈特璐璐自己似乎也再明白不過了,肩膀沮喪地耷拉了下來。
「我明明這麼愛小朋友,但小朋友不愛我……那小朋友最愛的是什麼呢?」
 哈特璐璐一歪頭,周圍的人偶和玩具們也都紛紛模仿他歪過了頭。
「偷偷熬夜,沒有胡蘿蔔的咖哩,還有……漂亮的玩具和剛剛出爐的曲奇餅乾!所以我才創建了這家工廠——從暗邦走向世界的『哈特璐璐的快樂玩具』! 」

 耶——!
 嘟嘟——!
 鏘鏘鏘——!

 玩具們吹起喇叭、長號,搖起鈴鐺,熱鬧紛呈。
 哈特璐璐在歡呼聲中,朝著莫莫克伸出了手。
「所以我的工廠最歡迎小朋友來玩啦。當然,如果是小朋友的監護人,那大人也可以。」
 哈特璐璐擠了擠眼睛,拉迪莉娜則挑起了眉毛。
「那……如果莫莫克不在的話,我們怎麼辦?」
「那當然是……」
 哈特璐璐的眼睛突然完全睜開。
 他背後的胡桃鉗人偶們抖起了手中的佩劍,鍶鍶作響。
 拉迪莉娜露出了苦澀的表情。
「真不愧是暗邦,一個正常人都沒有。」
「沒有什麼正常不正常的,這裡是詭異怪誕的玩具世界!」  
 雖然思想一點都不令人安心,但看來至少只要莫莫克還在,哈特璐璐就不會攻擊他們。
 夠怪異,但或許正是因為怪異才值得信任。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和幸福常暗村非常不同——
 拉迪莉娜似乎是如此判斷,才從劍柄上鬆開了手。
 哈特璐璐的小蒸氣火車「嘟嘟!」地噴出了幾個煙圈。
「那我們回到正題吧。小艾娃今天的探險就是——兼顧玩具世界和糖果世界的豪華一日遊!怎麼樣?」
 舔著棒棒糖的艾娃探出了身子。
「真的可以嗎?!」
「那當然!也得帶小噗噗咿參觀呢。來來,那就先去甜蜜的糖果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