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戰鬥先導者 overDress 官方讀物網站

小説

Novel
庫雷群雄譚(CROSS EPIC)

第3章 閃耀著光芒的墓碑

作者:鷹羽知  原作:伊藤彰  監修:中村聰

第3章 第11話 閃火

 泰格莉婭臉上掛著微笑。
和在波蒂姆烤蛋糕時一樣,那是令見者內心平穩下來的溫和表情。但不知道為什麼,拉迪莉娜的生物本能拉響了警報,告訴她絕對不能接近。
不能接近,不能接近,如果接近的話——會死。
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樣的吧。
除了拉迪莉娜、莫莫克和羅洛瓦,大量手持武器的玩具也維持著和泰格莉亞的距離,不敢靠近她。
艾娃又不見了。
剛剛到「糖果世界」的大門,她突然叫嚷了起來:「我有個好主意!」,就自顧自跑掉了。哈特璐璐他們則匆忙追了上去,但還沒回來。
泰格莉婭將目光投向遠方,視她周圍黑壓壓的人群如無物。
「……奧布斯克迪特在哪裡?」
「你怎麼知道他……哦。」
拉迪莉娜才問到一半,就自己想通了。
考慮到泰格莉婭給她的那個頭飾是個定位裝置,同時有監聽功能也不難想像。如果真的有監聽功能,不難判斷在跟她說話的人是奧布斯克迪特。
再利用王冠聖域的神聖魔法和科學,不出半天就能找到所在的位置並趕到這裡——
簡直不能更糟了。拉迪莉娜在心裡暗道。
現在不光食物,連珠寶飾品都必須得提防起來嗎? 煩不煩啊。
「那傢伙不知道自己跑哪裡去了,跟我們反方向。我對你們之間沒興趣,你們自己玩去吧,拜拜。」
「當然,那個人會受到正義的懲罰。但這裡同時也是我的目標。」
泰格莉婭的目光轉向了羅洛瓦。
「哎?」
看到這詭異的眼神,羅洛瓦不禁後退了一步。
「哦。」
拉迪莉娜擺起毫無縫隙的架勢,朝著泰格莉亞說:
「我說,你不是王冠聖域的正規軍騎士團長嗎?就這麼跑到暗邦的民間企業裡沒問題嗎?」
「民間企業……?」
 泰格莉婭臉上仍掛著意味深長的微笑,看了看殺氣騰騰的玩具們。他們手中拿著粉紅色透明樹脂製成的水槍,和五顏六色的火哨。
「『水槍型水流切割器』、『火哨型火焰噴射器』……這些都是從肆虐我國的山賊海盜手中繳獲的武器。看似是玩具,但破壞力極強,害我們費不小的精力來對付。原來這裡就是它們的產地啊。我早就想解決這個問題的根源了,這也是個好機會。」
「啊……這樣……?」
拉迪莉娜一反常態地竟然想不出該怎麼反駁。
玩具們則藏起了水槍,望向遠方,翻著白眼吹起了口哨,裝作不知道的樣子。
「……這顯然是拿玩具做武器的山賊有錯,怎麼能怪玩具呢?」
泰格莉亞無視了這苦澀的抗辯,架起了大劍。
雖然本來就沒抱什麼期望,但看樣子真的不能指望口頭說服。
「我就知道!」
拉迪莉娜蹬地起跑,維持著和泰格莉婭的距離,穿過了大門。再往前走就是「糖果世界」的巨型植物園了。
拉迪莉娜和莫莫克生在長在龍族帝國的山岳地區,如果要戰鬥的話,比起水泥地的「玩具世界」,叢林一樣的「糖果世界」顯然更合適。羅洛瓦會借用植物的力量,對他顯然也一樣。
羅洛瓦應該是理解了拉迪莉娜的意圖,也跟著跑進了「糖果世界」。
「——別想逃。」
 就在他們踏進叢林的時候,一道帶著魔力的斬擊劃破空氣朝他們襲來。回過頭來看,攻擊的目標當然是羅洛瓦。
拉迪莉娜轉過身體,把斬擊橫向撥開。
(——好重!)
面對遠超想像的攻擊,她皺起了眉頭。
雖然避開了直接命中,但握著劍柄的手彷彿被閃電擊中一樣發麻。
衝擊還未完全過去——
轟!!
一聲巨響幾乎震破了眾人的耳膜,地面搖晃不穩。
拉迪莉娜前傾身體朝聲音的方向望去,一座約十五公尺的小麥山被橫向切割出一個水平切面。
是泰格莉婭的斬擊造成的。
「哈?!」
這是什麼力量啊!
驚訝之餘,拉迪莉娜的聲音都尖得不對勁了。
切斷的小麥山中段的衝擊傳來,小麥粉頓時化作了白色的雪崩。
轉眼間,小浪花變成了滔天巨浪,露出獠牙,朝著山腳下的拉迪莉娜等人襲來。
要被吞沒了!
「噗咿!」
莫莫克從她身邊飛起,抓住拉迪莉娜的肩膀,直直地滑向空中。
千鈞一髮。小麥的雪崩轟鳴著,擦著拉迪莉娜的鞋底流過,吞沒了地上的灌木叢。
「謝啦,莫莫克!」
「噗咿!」
但莫莫克的身體還小,沒法拉著拉迪莉娜飛很久。
牠翻了一個筋斗落在地上時,拉迪莉娜聽到耳邊傳來一把驚訝的聲音。是羅洛瓦。
「這都啥呀?!」
和通利時一樣,羅洛瓦借助植物的力量逃離了小麥雪崩。藤蔓從地面瘋長出來的藤蔓支撐在半空中——但這些植物本身似乎不太對勁。
羅洛瓦變出的植物會具有所在地方的特色,例如在溫暖的通利變出的就是熱帶花。如果是在寒冷的布蘭特之門,或許能力基本上會難以使用。
也就是說……「糖果世界」中長出的,全都是之前的糖果植物。
支撐起羅洛瓦的藤蔓,本體是軟糖做成的,葉子則是輕薄的巧克力片。植物的強度大概不太夠,難以支撐羅洛瓦的重量,一副狼狽的樣子。
拉迪莉娜跑到他身旁,端詳著他的樣子。
「……真夠弱的。」
「但看起來挺好吃的啊……?你嚐嚐。」
羅洛瓦摘下了一片巧克力樹葉遞給她。
拉迪莉娜反射性地咬了一口葉子,濃郁的牛奶味和可可的芳香撲鼻而來。
「好吃……不對!」
這哪是該吃甜食的時候。
一道白光從密林深處射出,刷的一聲把草叢打開了一塊。
離直接命中只有一瞬間。
「!」
羅洛瓦變出了一個和他差不多高的核桃,擋住了攻擊。
那核桃看起來堅硬得像是岩石一樣,卻輕鬆地被斬擊粉碎,爆炸成無數碎片。一顆飛散的碎片劃過羅洛瓦的臉頰,一滴鮮血像紅線一樣流了下來。
穿過碎片煙雲,只見泰格莉亞踐踏著低矮的叢林朝他衝來。
「不!」
羅洛瓦雙手著地,放出了無數的軟糖藤蔓。泰格莉婭大劍一揮,像是趕走蟲子一樣斬斷了它們。
泰格莉亞沐浴在成片落下的軟糖藤蔓中,就像沐浴在一場賜福之雨中。她張開雙臂感嘆道:
「啊,多麼精彩。只要有這份力量,這把劍一定能獲得更多力量吧!」
的確,泰格莉亞在多馬山好像也說過類似的話。
拉迪莉娜猛地轉頭望向羅洛瓦。
「你還有這種力量?」
「沒聽說過啊?!」
羅洛瓦使勁搖頭,否定道。
 ラディリナは得心して「是。」と吐き捨てる。
「合著就是『沐浴處女的血返老還童』一類的……虧你信那種胡言亂語啊。」
拉迪莉娜向泰格莉亞擲地有聲地說,聲音中滿是輕蔑。
「雖然不知道什麼人用這種東西教唆你!」
「什麼人,什麼人……莫達利翁也是你也是,為什麼要問這種無意義的問題?這一切都基於我的正義。如果你要站在這正義的對立面,那你就也是邪惡吧 。」
「哈?我要是邪惡,這世界上就沒有不邪惡的東西了。」
說到這裡,拉迪莉娜驕傲地挺起了胸膛。
羅洛瓦無奈地「哎呀——」了一聲。
「你要知道我為什麼不會是邪惡?因為我做錯事就會被大人責備,在這個過程中我學會了判斷是非。小孩就是這樣長大成人的啊。」
拉迪莉娜用堅定的語氣斷言道。
「沒錯,小孩子不懂善惡——楓葉也是必須要多訓的那種『會作惡的小孩子』吧。」
「……!」
羅洛瓦驚訝地看著拉迪莉娜的臉。
兩人的腦海中都響起了那一聲「——快逃!」。
「按照你的善惡二元論,在通利想要偷錢的楓葉當然是邪惡的。但責備她不是你的職責嗎?還是說,因為『楓葉』是邪惡,你就把她賣給了混沌這種人——難道是這麼回事?」
楓葉在之前一直在泰格莉亞身邊。但她現在被混沌囚禁在「因果之泡」之中。
照理說泰格莉亞應該知道楓葉究竟為何會落得現在的下場,決定試試看套話出來。
 泰格莉婭臉上露出的卻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的困惑表情。
「楓葉?那是誰?」
「你問誰……楓葉啊。你那個部下,粉紅色的昆蟲族少女楓葉。現在被混沌抓起來了。虧你還有時間幹這些傻事,你為什麼不去找楓葉啊。」
「我沒有名叫楓葉的部下……不過,就算我有。」
泰格莉亞嘴角上揚,臉上的陰影扭曲了起來。
「我現在不需要部下。我只需要能殺死那個男人的壓倒性力量。只要能獲得羅洛瓦的力量——」
「好啦好啦,我懂了。我懂了——你的腦子徹底壞掉了!」
拉迪莉娜握緊了劍柄,上面裝飾的玉墜清脆地叮噹作響。玉石清澈的音色,令她發熱的頭腦冷靜了下來。
但思考越清晰,說的話卻就越粗糙──這才是拉迪莉娜的風格。
「我一般覺得,壞掉的東西敲敲打打才能修好。」
「那我們真合得來,我也是呢。」
泰格莉婭向前踏出一步。
大地爆炸,泥塊飛散。在一切之中,泰格莉亞用出一擊,彷彿是毀滅的化身。

這力量和其他人完全不是一個等級。
魔力如浪潮爆發,撕裂大地,化作一陣咆哮的龍捲風。拉迪莉娜被捲進暴風和煙塵,毫無抵抗地被炸飛了出去。
它像是被踢的皮球一樣飛了出去,嘴裡卻還停不下來:
「傻瓜,魔力傻瓜,怪力傻瓜……!」
她折斷了不少樹枝,落在地上,緊接著莫莫克落在她的肚子上。
「噗咿!」
「沒關係,我沒事。」
拉迪莉娜準備接住羅洛瓦,但羅洛瓦沒有和她一樣落下來。
她站起身來,環顧四周的樹林,沒有找到他。
拉迪莉娜和羅洛瓦被分割開了。這背後顯然只有一個目的。
泰格莉亞的目標本來就不是拉迪莉娜。
「——羅洛瓦!」

「呼嘖、呼嘖、呼哧……!」
羅洛瓦被炸上天後選擇逃去的方向,是熱帶雨林中寬敞的烹飪空間。
這是今天早些時候緹緹帶他去過的那間廚房。
地面由潔白的石頭鋪成,上面是二十台烤爐和五張工作台。羅洛瓦沿著牆邊,朝著廚房後方的磚砌倉庫走去。
他從窄小的門縫半滾半跑地擠進倉庫,用力閂上了門。
「呼……哈……」
倉庫裡沒有羅洛瓦以外的人,只有他沉重的呼吸聲迴響著。他的眼睛逐漸適應了黑暗的環境,隱約看到精心包裝的點心堆在四周。
或許逃離了泰格莉婭吧。
呼——
羅洛瓦細細吐出了一口氣——就在這時。

 轟隆!

就在羅洛瓦正上方,曲奇製的天花板上現出了一道裂痕。
他還來不及感到驚愕,巨劍就以超人的力量猛然劈下,轟隆! 一聲,倉庫被一刀兩斷,羅洛瓦還在裡面。
倉庫裡的一切都被捲進這場鋪天蓋地的破壞之中,堆積如山的點心盒被壓得粉碎,連盒子都樣子都不存在。
滿溢的純粹魔力,砸碎的無數碎石,朝著羅洛瓦碾壓而來。如果是普通人,看到這可怕的景像一定會感到絕望,選擇放棄。
——但羅洛瓦的雙眼看到了可以穿過的縫隙。
「哇、哇……!」
他跌跌撞撞地逃跑,幾乎像是要摔倒在地。但這才是他逃命的正確答案。
羅洛瓦堪堪躲過掉落的碎片,朝著光線照來的外面跑去。他踩到了外面的地面上,稍微跑遠幾步回頭看,發現倉庫已經面目全非,像是被鋼球吊車反覆撞擊過一樣。
都這副樣子了,想必襲擊的泰格莉亞在崩裂的瓦礫中也不可能毫髮無傷——
就在這時,恐怕是天花板殘骸的一大塊瓦礫突然像是被誰舉起來了一樣,隨即像爆炸一樣被炸飛了。
它落下的衝擊導致剩下的瓦礫嘎吱作響,一併坍塌,但泰格莉婭從其下現身,彷彿那些磚瓦都只是灰塵一樣。
「躲在這種地方也沒有用哦。」
她的嘴角掛著天真無邪的微笑,就像貴族正在享受獵鹿的樂趣。
在她眼中,或許羅洛瓦已經踩中她佈下的陷阱,剩下的只有奪去他的生命這麼簡單。泰格莉婭轉向羅洛瓦,緩步走去。
這時,突然傳來一陣微弱的風聲,像是有什麼小東西在她後面移動。
那東西徑直飛向泰格莉婭,擊中了她的手腕,「咔嚓」一聲碎裂了。衝擊力讓泰格莉婭的身體輕微晃動了一下。
這可是被迎面而來的野豬撞中,身體都紋絲不動的泰格莉婭。
「……?」
她好奇地眨了眨眼睛,看了看那個破碎的物體。
飛來的東西大小略小於手掌,呈金黃色,黏在手腕上的碎粉傳來了濃郁的牛油香氣。
「……『飛行曲奇』,啊。」
她話音未落,背後便響起了咻咻咻的風聲。不下十個二十個曲奇,朝著泰格莉亞猛飛而來。
她靜靜地嘆了一口氣。
泰格莉亞收起了笑容,朝著像一片子彈一般飛來的曲奇舉起了劍。

羅洛瓦趁機逃進了熱帶雨林,稍微給自己鼓了鼓勁:
「——好!」
這正是羅洛瓦逃進飛行曲奇倉庫的目的。
飛行曲奇會朝著開封者的頭猛撲過去。直到被抓住吃掉之前不會停下來,而且力道之大,連腦袋堅硬的羅洛瓦都一擊便昏了過去。這硬度,再加上這個飛行功能,基本上就像是追蹤導彈一樣。
雖然不能指望威力足以擊敗泰格莉婭,但光是妨礙她攻擊還是能做到的。
拉迪莉娜早已等在羅洛瓦逃去的地方,她像是佩服似地點了點頭。
「這主意真不賴。」
「我也沒白被砸昏過去……吧?」
「嗯,我也沒白扛你那麼久。趁機攻上去吧!」
「啊啊!」
趁這個機會,拉迪莉娜朝著泰格莉亞疾奔而去。前排是拉迪莉娜和莫莫克,後面是負責援助的羅洛瓦。
泰格莉亞把目光轉向了回到她附近的拉迪莉娜等人。她露出這片刻的破綻,飛行曲奇便毫不留情地襲來,撞在她的手臂和大劍上紛紛粉碎。
「……」
 泰格莉亞輕輕呻吟了一聲,高高舉起了手中的大劍。
她打算無視來襲的曲奇,直接攻擊羅洛瓦等人嗎?
飛行曲奇像是妨礙她一樣朝著劍飛去,擦過大劍的刀刃。干擾成功。
——還有機會!
拉迪莉娜避開了飛行曲奇的軌道,底下身姿,蹬地起跑。
就在這時,泰格莉婭的手一鬆,劍像是被誰拔走一樣朝著上面飛了出去。
「她不要命了嗎?!」
「——不,不是!」
羅洛瓦的叫聲讓拉迪莉娜回過神來。
泰格莉亞是故意鬆開手。
咚咚咚!
曲奇的攻勢朝著飛到空中的大劍繼續,撞在劍身上紛紛碎裂。
「如果讓泰格莉亞破壞曲奇罐,曲奇就會像追撞飛彈一樣攻擊她」——羅洛瓦的預想基本上沒有出錯。
但他猜錯了一點:曲奇的攻擊目標並非泰格莉亞本人,而是摧毀了包裝的大劍。泰格莉婭從飛行曲奇的彈道上注意到這一點。
她鬆開大劍後,終於擺脫了曲奇的攻擊。
「——哈!」
泰格莉亞用爆發力蹬地起跑,隻身朝著拉迪莉娜衝來。
「開玩笑吧?!」
拉迪莉娜手裡仍持炎劍,想要徒手對抗她顯然是瘋了。
她瞪大了眼睛,但泰格莉亞已近在咫尺。
「——為了殺掉那個人,連他可恨的教訓我都可以接受成自己的血肉。」
泰格莉亞的腳尖擊中了拉迪莉娜的心口。那是一記粗野的攻擊,毫無騎士的矜持。
「……咕!」
那衝擊如同一顆巨岩擊中,壓碎內臟。拉迪莉娜沒有來得及做好受擊的準備,就和莫莫克一起被朝後擊飛了出去。她背部撞上烤爐,被砸碎的石磚碎片作響地崩落。
「嘎、啊……!」
她發出如同臨死呻吟一般的聲音,混雜著鮮血的唾液從嘴角流下。
清醒和昏厥像是來回撥動的開關一樣反覆切換。

——啪。

她眼前一黑,通利的那場戰鬥閃現在她眼前。在樹林遮蔽的黑暗中,與黑暗的騎士對峙的時候。
對抗用炎劍攻擊的拉迪莉娜,奧布斯克迪特同時利用劍術和體術戰勝了她。
她清楚記得擊中她心口的那一腳的威力。
既視感──不,不止於此。泰格莉婭的樣子和奧布斯克迪特幾乎一樣。
——為什麼。
奧布斯克迪特使用山賊一樣的粗暴戰術她還能理解。那人的劍術完全是自己的流派,沒有經過任何打磨。
但這並不是稱之為卑鄙粗俗的理由。這就像你不能說從高空襲來的海嘯或籠罩大地的龍捲風是卑鄙粗俗的,這都是客觀存在的壓倒性力量。
相比來說,泰格莉婭透過艱苦的打磨,練就了一身精彩的劍術。這本應是她身為騎士的驕傲——「正確的劍」。
她身為王冠聖域的精英,充分掌握了誕生在這個國家的「正確」的劍術。
不恐懼任何人,憎恨懦弱,光明正大的擊敗敵人的劍術。這與拉迪莉娜的信念不謀而合。
因此,這場決鬥本應只能用劍來結束。必須如此才行。
因為劍乃是騎士的榮耀——
但這不過是拉迪莉娜的一廂情願。她對放開劍單槍匹馬向她衝來的泰格利婭的感覺是「卑鄙」。
這幼稚的思考讓她幾乎羞恥得想要原地消失。

——啪。

開關再次切換,她的意識回到了現實中。
「——!」
 拉迪莉娜打挺站了起來,似乎想甩掉剩下的一點暈眩。被衝撞毀壞的烤爐在轟隆作響之中倒塌了。
她的正上方出現了一道黑影。
抬頭一看,只見泰格莉亞高高躍起,正準備揮劍砍向拉迪莉娜。到處飛舞的曲奇餅已不見蹤影,恐怕已經被她收拾乾淨了。
泰格莉亞的頭髮蕩漾著,雙眼充滿了凜冽的殺氣,將力量凝聚成一記捲著強風的斬擊。
她曾與泰格莉婭交手──但今天的她顯然不同了。無法預測,卑鄙無恥,咄咄逼人。
一舉一動都超乎她的想像。
「無聊無聊無聊!何等無聊!」
「大人真是無可救藥!」
「你的夢想不過是可行的、現實的未來——這就是為什麼大人一點意思都沒有!」
哈特璐璐尖銳的聲音在腦中迴響起來。
拉迪莉娜是個現實主義者。她始終正視自己的不足,一步一腳印,踏實地走到了今天。
今天的自己,比昨天的自己還要強。
明天的自己,比今天的自己強。
這便是她引以為傲的生存之道。
在如此正確精準地凝視自己的同時,拉迪莉娜也失去了想像預想之外的成長的能力。
——所以,她敵不過泰格莉婭。

「斷罪的正義之劍。」

泰格莉亞高亢而朗然地宣誓道。這乃是正義之行,而被大劍斬斷的是罪孽深重的人。沒有慈悲的劊子手之劍即將奪走拉迪莉娜的生命。
「……——」
意識到自己「敵不過」,承認了敗北的拉迪莉娜,內心如同斷掉的操絲,身體也像人偶一樣一動不能動了。
遠處傳來羅洛瓦喊她名字的驚呼聲。
但她沒有餘力去思考,只有「要死了」這一未來確定會發生的事實填充在她的每個細胞之中。
——就在這時。
突然傳來了與這緊張的局勢極不相稱的聲音。

嚓嚓嚓!

——哐啷!
地面隆響,一個巨大的棕色物體——貝樓——落在拉迪莉娜和泰格莉婭之間。
這正是拉迪莉娜她們在那座滿是鏡子的地方見到的,映出了她們未來的那個貝樓。
拉迪莉娜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為什麼它會在這裡?
 從那座鏡子房到這裡之間的距離可不近。它這麼沉甸甸地一路過來,想必非常艱辛。
她突然想起了原因。
沒錯,這隻貝樓憧憬成為龍族——

「你是來幫莫莫克的嗎?!」
嚓嚓嚓!
貝樓高聲回答。
但是,一個純白色的身影踩在它貝殼的頂端,蓋過了它激昂的氣勢。
泰格莉亞的嘴角不再掛著微笑,眼神冷漠,彷彿是無機物製成的。
「——所有的邪惡都必須受到懲罰。」
「快逃!」
拉迪莉娜的尖叫不夠及時。
泰格莉亞的大劍無情揮下,將貝樓一刀兩斷。

「——!」
即使是貝樓堅如磐石的外殼,也抵擋不住這排山倒海的一擊。它像破碎的玻璃板一樣碎裂四散。
身體被直接劈成兩半,連臨死的慘叫聲都沒有。
只有最後的呼吸化作白色的水蒸氣從體內飄出。
那氣息像是有意志一樣,雖然身體破碎卻聚集在一起,輕輕地裹住了莫莫克。
莫莫克的周圍充滿了光芒。
那光非常柔和,就像盛開的櫻花微微照亮夜色那樣。
隨即,光芒突然像閃電洪流一樣爆發,將周圍染成了純白色。
拉迪莉娜回憶起初生的人偶們獲得夢與未來的那個情景。
——貝樓的夢想是變成龍。
當然,這是個不切實際的夢想。就像魚不會變成人,貝也不會變成龍。

但是,在「糖果世界」,沒有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刺眼的光芒後面傳來一把聲音。
那聲音像是個即將成年的柔和男孩。
「——拉迪莉娜。」
莫莫克是一條美麗的龍。
牠的翅膀像晚霞的天空一樣美麗,雙眼中滿溢著生命的活力。牠噴出的火焰的光芒映照在皮膚上,小小的姿態中帶著令人生畏的兇猛,讓拉迪莉娜看得入迷。
大得和身體幾乎配不上的尾巴和雙角,充滿了百獸之王年輕時就帶有的高貴。假以時日,牠會變成一條龍——
當然,這不可能是明天後天的事情,而是一同不懈磨練之後的未來。
拉迪莉娜彷彿被驚雷擊中,聲音顫抖著朝光的另一側呼喊道:
「——莫莫克。」
光芒微粒輕輕飄起,彷彿揭開面紗。
像是一團聖潔的淨火從牠身上成型,獻給上天。牠修長的尾巴和翅膀通紅如焰,周圍飄散著細細的火星。但那火焰的熱度如此清澈,令她心曠神怡。
牠的高度超過了拉迪莉娜,珍珠色的角朝天聳立,形成錯綜複雜的弧形,就像一件藝術品。
牠的威風幾乎令拉迪莉娜開始懷疑這不過是一場夢。
或許和在沙漠中看到海市蜃樓的幻像一樣,這個貝樓創造的姿態,或許一碰就會消失——
一股恐懼襲來,她甚至不敢碰莫莫克。
但莫莫克絲毫不顧拉迪莉娜的畏懼,低下了美麗的臉龐,用柔軟的鼻尖輕輕碰了碰拉迪莉娜的鼻尖。
牠低垂著的眼瞼,如同花蕾綻放一般打開。
眼瞳中的生命和柔和的智慧,告訴她這身軀中的靈魂毫無疑問是莫莫克。
「上吧,拉迪莉娜。」
「嗯,上吧,莫莫克。」
 拉迪莉娜攀上了莫莫克的身軀,騎在牠的背上。
她們的體型還沒有達到傳說中馳騁戰場的龍騎士──像尼海連那樣──那麼巨大。就即使如此,馱著拉迪莉娜嬌小的身軀也足夠了。
莫莫克用力拍打翅膀,飛上了高遠的天空。
地面離她們越來越遠,低頭望去,看到泰格莉婭正站在一塊貝樓的碎片上。
莫莫克朝著她的方向,以近乎直線下降的方式俯衝而去。
兩者之間沒有必要用訊號溝通。她們早已心連心,連呼吸都在無意間一致,充分明白何時該如何做。
從喉嚨中吼出的生猛咆哮,已經難以分清究竟是莫莫克的還是拉迪莉娜的了。
「呀啊——!」
從炎劍上湧出的真火,和莫莫克放出的轟炎化作一道火焰的瀑布,將泰格莉婭包裹其中。
這鋪天蓋地的火焰中,即使強大如泰格莉婭,也不可能毫髮無傷。
看似勝負已分。
——然而。
「……為什麼。」
即使被火焰吞噬,泰格莉亞沒有掙扎躲避,也沒有痛苦尖叫。站在火焰之中的那個身姿,彷彿無法感受到任何戰意。她似乎只是茫然地站在那裡,彷彿無處可去。
不可能。這可是連骨肉都應該溶化的高溫。
在火焰之中,泰格莉亞似乎在喃喃自語。
「——,——」
「——……————」
但她的聲音模糊不清,被燃燒的火焰所吞沒,無法聽清。
她的臉朝向另一邊的天空,彷彿拉迪莉娜和莫莫克都不存在一樣。



那是泰格莉亞小時候的事了。
她在過生日的時候,收到了一個貝樓作禮物。
她陶醉地往裡面看,最初看到的是身披純白婚紗的新娘。
「憧憬」和「夢想」這類東西隨著人的成長也會不斷變化,她每次往貝樓裡看,都能看到自己臉上從未有過的笑容。
公主、言情小說的女主角、穿著漂亮圍裙的花店員工、穿著純白廚師服的糕點師——每個身姿都非常漂亮。
最後那個貝樓被她送給了親戚家的小孩,成年之後就再也沒有看過。
但她知道,如果現在自己再去看的話,一定會看到一位出色的騎士。
她對此堅信不移。

「——所有的邪惡都必須受到懲罰。」

 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巨大物體。
在泰格莉亞能判斷出這是個巨型貝樓之前,就將它一刀兩斷了。
砍上去的觸感清脆,輕盈,如同斬斷霜柱。
厚重的貝殼在泰格莉亞面前也不過像是輕薄的玻璃板。碎成齏粉的貝樓像是粉雪一樣四散。
貝樓的表面只是個有點褐色的白貝殼,但其中則是供人使用的鏡子。破碎鏡子碎片在空中四散,反射著光線,閃閃發光。
——好美。
片刻,她幾乎看得入迷。一塊非常大的鏡子碎片在泰格莉亞眼前像慢動作一樣緩緩落下。
那鏡片上映出了泰格莉亞的身姿。
鏡子裡,穿著潔白婚紗的泰格莉亞正朝著她露出微笑。

「……不可能。」

夢想中的微笑卻讓現實中的她臉色愈加扭曲。
作新娘這種幼稚的夢想,她早該拋棄掉了才對。這不可能。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倒影。不能接受有這種倒影。
畢竟她不是說過了嗎?
「我要成為最優秀的騎士。」
不知不覺中,她的嘴唇便構出了這樣的話語。
她感到嘴唇冰冷,彷彿別人在用這個身體對她說話。
彷彿是別人在用她的身體獻上祈禱。

「沒錯,要成為足以殺死那個人的騎士。」
「這才是向恩師吉拉爾道謝的方式。」
「不應該是這樣嗎?」

 她剛回過神來,就發現天罰一般的火焰從天而降。她都來不及迴避,灼熱的火焰就炙烤著她的身體。
皮膚燒焦,肉體融化,思考都被痛苦灼燒乾淨。赤紅但又黑暗的世界裡,像是氣泡浮出一樣浮起一縷疑惑。

「我究竟在做什麼啊?」

疑心一個接一個的浮上心頭,像浸透了白雪的污泥,慢慢擴散開來。

「我想要變強,是為了什麼呢?」
「我想變強。」
「要變強。」
「把那個人。」
「不,不對。」
「為了讓那個人……」

那詢問的聲音似乎清晰,但輪廓模糊而朦朧。
在這無形和泥濘的黑暗中,一個甜美的字落了下來。
在這一切都模糊不清的世界裡,只有那聲音像洞窟中的滴水聲一樣清晰。

——真可憐。

這聲音她早就聽習慣了,彷彿一根晶瑩的細線,緩緩垂下。
包裹在仁慈外殼中的絲線,激起了微小的漣漪。朦朧的願望在輕盈綿軟的輪廓周圍逐漸形成。
——可憐的騎士泰格莉婭。
——你連純潔的夢想,都被那個男人奪走了啊。
——來,用你的劍奪回你的慾望吧。
啊,是這樣才對。
為什麼要想這麼複雜的事情呢?
沒必要亂想,也沒必要煩惱。
泥濘彷彿露出了笑容。
明明什麼都看不出來,卻能感覺到其中張開了一條裂縫,彎成了一道半月。
——沒錯!
——只要你親手殺了那個人,一切都會變好。

她自己也說不清,是如何逃出那片火海的。
但回過神來,她已經離開了「糖果世界」,來到了「玩具世界」。
附近的慘狀慘絕人寰。
她看到色彩鮮豔的纜車翻倒在地,片刻才注意到那其實是個倒下的巨型摩天輪。玩具們聚集在被壓在下面的諸多遊樂設施附近吱哇亂叫。
過山車的支柱也壞掉了,傾斜搖擺,岌岌可危。即使如此,上面還跑著幾輛車。
——突然間。
泰格莉亞憑直覺,望向了從高處朝著她的方向俯衝的過山車。
「……找到了。」
她看到高速行駛的雲霄飛車上,對峙著的莫達利翁和那個男人。
這個狀況讓泰格莉亞感到了些許意外。
和擊敗泰格莉婭那時一樣,莫達利翁習慣潛藏在暗影之中,掩蓋自己的氣息,在目標沒能反應過來時就一擊斃命。這才是他被稱為「影潛者」的了不起。
但現在,他被迫直面奧布斯克迪特——他的劣勢不言而喻。
不擅戰鬥的莫達利翁恐怕會戰敗逃離過山車吧。但奧布斯克迪特不可能放他逃跑,而是要了他的命。
但這些都是瑣事。在那之後,泰格莉亞親手了結了奧布斯克迪特就好。

「能殺了那個人……有權利殺了那個人的,只有我!」

她那柄一人高的大劍,和劍柄上鑲嵌著的七彩魔石,已經顏色盡失。
王冠聖域的驕傲——正義、秩序和體現了它們的明亮白光完全消失了。
湧動在巨劍上的,是充滿了憎惡的紫色。它的聲音在空氣中咆哮,彷彿千萬詛咒集聚一身,令人毛骨悚然。
那人的名字從她的喉嚨中迸發而出。

「——奧布斯克迪特!」

就在這時,發生了一件泰格莉亞做夢也想不到的事情:與奧布斯克迪特對峙的莫達利翁沒有退縮。
不消一眨眼的時間。
莫達利翁衝到了奧布斯克迪特身旁,利刃一閃。
他的蛇劍從下端上挑,命中了奧布斯克迪特。
劍從奧布斯克迪特的左腋窩朝天直穿而去。
泰格莉亞的腳步慢了下來,佇立在原地,完全沒有理解面前發生的事。

咚。

隨著一聲沉悶的金屬聲,一個東西從天而降,落到了她的腳下。
「——」
她直覺地想要逃避。但泰格莉亞敏銳的鼻孔,比眼瞳更先注意到了不對的地方。
彷彿她在那一天聞到的、淡淡的鐵臭味。
泰格莉亞僵硬地低下了頭。
落在她腳下的,是奧布斯克迪特的一隻手臂。